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剧情 >

Snake tales剧情翻译 - External Gazer

时间:2004-05-17 13:37来源:谍海游龙 作者:Ray 点击:
我打开B脚的出口来到了AB连接桥。周围没有敌人。这时Otacon通过codec给我发来了指示。 听好,Snake,我再说一遍。我们这次的目标是一种震惊世界的神秘怪物,人称Gurlugon。 胡扯些什么啊?唯一对此感到震惊的人大概只有他和美玲。而且我敢打赌,管那玩意叫这名字的也就
我打开B脚的出口来到了AB连接桥。周围没有敌人。这时Otacon通过codec给我发来了指示。
“听好,Snake,我再说一遍。我们这次的目标是一种震惊世界的神秘怪物,人称Gurlugon。”
胡扯些什么啊?唯一对此感到震惊的人大概只有他和美玲。而且我敢打赌,管那玩意叫这名字的也就只有他们两个而已。我心里这么想着,不过没说什么。Otacon继续说:
“我想这些你都已经知道了,不过你绝对不能伤害我们的目标!在它逃脱之前拍下它的照片就行了。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你千万别做出什么蠢事!”
我的手算是被捆住了。不管这事看起来有多荒唐,任务到底是任务。我接受现实,走上AB桥。

在一片寂静中,我俯视着下方的海面,海水开始波动,毫无疑问,有什么大家伙要从水下冒出来了。我这次荒唐可笑的探查任务,这个所谓的“怪物搜索行动”,看来将会遇上一个出人意表的结局……

我到底是怎么会跟这么一个荒谬的任务扯上关系的?事情还得从三天前说起。在纽约市的“慈善事业”总部,我正在试用Otacon新发明的VR系统。

眼前的世界消失了,我的身体恢复了知觉。我意识到自己并不是真的在油轮上执行拆弹任务,只是坐在VR训练座上。我摘下头盔,Otacon转过身来。
“你干得非常好。”
我厌恶地勉强点了点头。Otacon洋洋得意地问:“你觉得这套新的VR系统怎么样?”
“还不坏。”
“就这么简单?”他不满地抬起了头。
“真难以置信,实话说吧,我从没想过它会这么好使。”
“我知道!这套VR系统加入了一种名叫Koppelthorn引擎的玩意,我是前些日子才弄到它的。”
“Koppelthorn引擎?”
听到这个问题,Otacon摘下眼镜,脸上露出了微笑。
“Koppelthorn引擎是近来在某些领域受到广泛重视的一种量子计算系统。量子计算系统你该听说过吧?”OTACON打开了话匣子。他滔滔不绝地说呀说,一连讲了两小时零三十五分。我为自己刚才提问的愚蠢举动感到无比后悔。
“……简单地说,它使得虚拟现实环境的结构可以包含空前巨大的信息量,这些信息通过头盔转换成信号输入到你的大脑,直接为大脑提供各种感觉信息,同时阻断 你肉体的反馈。这样,我们就能使VR环境达到和真实世界完全相同的程度,无论是光线、声音,还是你的嗅觉和触觉等等。”他停下来透了口气。我不能错过这个 机会了。
“我懂了,现在我明白了……”我说道,一边就要从座位上站起身,可是Otacon拦住了我。
“等一下,我们再来试一遍。下面这个任务是消灭Big Shell上的全部敌人。”
他只不过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试试这件新玩具。我只得又坐了下来。Otacon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情况,“准备好了吗?来吧!”
我重新戴上头盔,闭上了眼睛。一道强光在眼前闪过,在下一瞬间,我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另一个世界中,实在不能相信这只不过是一个虚拟的环境。

VR训练结束。眼前的景象消失了,我的身体又有了知觉。我摘下头盔。
“怎么样?”Otacon问。我把自己注意到的一件事告诉了他。
“效果的确是很好没错,可我总是有一种很不自然的感觉,就好象我的感官出了什么问题似的。”
“不自然?怎么个不自然法?”
“很难说清楚,不过……我觉得好象是支配别人的身体……”
“那是因为仿真信号进入了你的大脑。从理论上说,它应该能够提供和你的肉体感觉毫无区别的刺激信号。”
我和Otacon正在讨论,房门开了,美玲大步走了进来。
“喂,瞧瞧这个!”
她把带来的小报扔给了我们。

那篇报道说的是Big Shell附近出现了某种巨型的生物。标题也很夸张——“Big Shell有怪物出没?”。太荒唐了。
“这又怎么样?”我脱口说道。美玲惊奇地眨了眨眼。
“‘这又怎么样’?有怪物呀,Snake!”OTACON敲了敲桌子。
“就是呀,那可是个怪物耶!”
“照片肯定是假的。”
这绝对是世界上最正当合理的意见,可是光看他们俩瞪着我看的那副样子的话,谁都不会相信是这样。最后他们干脆决定无视我的存在了。
“不可思议呀,对不对,美玲?纽约出现了怪物?真是惊人!”
“我同意,真是惊人!太惊人了!”
“这么说来,就在Big Shell……我真想去看看它……”
“喂,Otacon,我有个主意,把它抓起来怎么样?你说呢?”
“这主意太棒了!我们去把它抓住!这对生物学研究绝对是一大帮助——不不,我收回这句话!对所有学科的研究都是一大帮助!”
“对呀!喂,要是我们开个怪兽动物园,你觉得会有游客吗?”
“当然有啦!从这图上的背鳍看来,这怪兽一定是水下的生物……你认为呢?”
“也许吧。再加上生产绒毛玩具或者T恤怎么样?”
“不错呀!不过我真是忍不住会想这可能是天外来客呢,我说。”
“噢,完全正确。可是我们应该先去注册一个商标比较好。”
他们兴奋地继续着这番完全对不上榫头的谈话。
我真不能相信他们居然把会这种事当真,不过我总得问一句。
“喂,你们该不是真打算要把那玩意抓起来吧?”
Otacon大吃一惊似地看着我。“醒醒吧,Snake!我们现在谈的可是个怪物呀!”
美玲踢了踢椅子。“他说的没错!我们谈的是怪物哦!”
“可是……”
Otacon向我跟前凑了凑。
“出现了来历不明的怪物!身为科学家,我不能忽视这件事!”
“还要不要我再次提醒你关于‘慈善事业’的财政状况呢?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交得起这个月的房租呢!”美玲高声说道,眼里直冒火。
“可是……”
“除了抓住它以外你还有什么好主意吗?!”
“难道你打算把一个这么难得的机会白白放过?你这胆小鬼!”
“可是、可是……”
Otacon和美玲抓住我犹豫的瞬间异口同声地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我们一定要这么干!”
“一定要这么干!”
到了这种地步,除了答应以外我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于是我就来到了Big Shell。这还只是3个小时之前的事。

进入C脚,我立即联络了Otacon。“怎么样,Snake?找到线索了吗?”Otacon问。
“没有。不过我发现有些奇怪的人在附近转悠。”我把自己在CD桥上碰到士兵的事告诉了Otacon。他回答说:“我敢打赌,他们是在找Gurlugon,就跟我们一样。”
“我不认为……”
“一定是的!”Otacon指天誓日。
“总之你不要被人发现就行了,大多数的目击证据都表明Gurlugon活动在Big Shell的西南方,到AB连接桥去吧。”

事情的经过大致如此,我被迫到这里来寻找一个怪物,而现在看来似乎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在我眼前出现了。在这种时候也只能做好准备了。我检查了一下照相机。我不知道等下自己会看到什么,不过我一定得把照片先拍下来再去想其他。

拍下了怪物的照片

“别挡着我的路!”奥尔加叫道。她没有带武器,看上去也不像要发起攻击的样子。我把枪收好,跟她聊了起来。“你在这儿干什么?”
奥尔加微微一笑。她的笑容看来有点不大对头。她身上没有了过去的那种阴暗的、悲伤的感觉。实际上,她好象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别套近乎了。我并不是你所认识的那个我,我甚至根本不认得她。”
“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正在寻找回到我的宇宙的钥匙。那就是这个怪物。它并不属于你们这个宇宙,我也不是。我们是从另外一个地方来的。而且现在你的宇宙也要遇到麻烦了,要是你粗心大意的话!”
我被彻底弄糊涂了,奥尔加告诉我的这个故事实在是叫人无法接受。奥尔加咬着牙俯视着下方的海面。“见鬼,它逃跑了。听着!你要好好检查那套VR系统,那东西可以让你窥探到另一个宇宙。它就是引起这一切麻烦的根源!”说完,奥尔加纵身一跃跳下了连接桥。
“等等!”
我探身去向下望去,奥尔加已经消失在下面的海中。紧接着她的部下也一个跟一个相继跳进了海里,连接桥上只剩下我一个人。Gurlugon也已经看不见了。


我拍下的Gurlugon的照片放在了总部的桌子上。
“今天又没动静?”我问美玲。
“没有。看样子今天它也没露面。”
已经过了一个星期。Gurlugon始终没再出现。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时候还会再次现身。也许它永远不会出现了。我相信奥尔加的话,她看起来不像说谎的样 子。再说,那怪物荒谬的存在本身已经就证明了什么。像那样的东西是不可能在我们这个世界生存的,尽管在另一个世界也许有这种可能。Otacon提起了“平 行宇宙”的理论。老样子,他作出了比实际所需多得多的解释。不过简单地说,这个理论的大意是说宇宙并不是独一无二的,而是存在着无数互相平行的宇宙。就是 说,可能会有一个宇宙跟我们现在处身的这一个完全一模一样;在另一个宇宙,文明可能是从草履虫开始发展起来的;当然甚至也可能会有一个满是怪物的宇宙。 Otacon认为这些宇宙应该是互相排斥的,但由于某种原因导致它们随机的相交,使我们所认识的奥尔加跟另一个宇宙中的奥尔加交换了,或是让那只怪物出现 在我们的世界。并且Otacon还说这种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不断扩大。
不过如果他的理论是正确的话,我们就遇上大麻烦了。比如说,在下一个小时里,我可能就会和另一个宇宙里的另一个我交换了位置,也说不定现在的Otacon 已经换成了另一个Otacon。万一我们不走运被送到了哪个宇宙——姑且这么说吧——那里的月球马上就要跟地球相撞什么的,那该怎么办?谁都无法预测接下 来会发生什么事。虽说现在月球还没跟地球撞上——至少现在这个宇宙里还没有,可是谁能保证明天我们也能安然度过呢?
“对VR系统的分析进行得怎么样?”
Otacon摇摇头。“我什么都没发现……”

自从听到奥尔加说VR系统是问题的根源之后,Otacon的情绪一直很低落。他告诉我,新VR系统的核心——Koppelthorn引擎,是由 Koppelthorn博士设计的量子计算设备,可是这个引擎的工作原理依然未被研究清楚。他打开它的外壳,里面除了一些电路、传动装置,还有几个铁制的 原球以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可是它却偏偏能够有效地运作。这也正是它如此引人注意的原因。一些伪科学者曾经对它进行过仔细的检查,但他们唯一的结论却只是 它可能使用了UFO上的部件,或是属于远古文明的遗物。更离奇的是,甚至从来没有人看见过这位Koppelthorn博士本人。
那么,这个神秘的VR系统跟平行宇宙之间的冲突到底有什么联系呢?奥尔加说问题的根源在于VR系统对其他宇宙的窥探。可是美玲有她自己的一套理论。基于 Koppelthorn引擎的VR系统并不是通过它自己的计算来构造虚拟现实,而是透过分隔平行宇宙的屏障寻找符合要求的结构,并把它跟VR系统的虚拟空 间结合起来。也许就是这样的观察和干扰导致了平行宇宙的混乱。不但如此,美玲说,也许奥尔加寻找Gurlugon的目的是因为它就是造成平行宇宙扭曲的原 因。Gurlugon成了空间翘曲的支点。如果是这样的话,除非消灭Gurlugon,我们已经没有办法阻止事态发展。
因为这个缘故,我们继续到处搜索Gurlugon。我们失去了这怪物的踪迹,在VR系统的分析上又没有任何进展。可是平行宇宙的混乱也许还在发展,甚至有可能已经有一些宇宙陷入了危机。而我们这个宇宙很可能在不久之后也会步其后尘。我们都筋疲力尽了。

美玲突然说:“要是干掉Gurlugon就能使一切恢复正常,那也许有一个办法。”
“什么意思?”Otacon抬起头来。
美玲开始解释。“如果VR系统真的能干扰平行宇宙的话,我们为什么不试试在VR系统中把Gurlugon杀掉呢?如果我们能够把Gurlugon的本体杀死,在这个宇宙里的Gurlugon就会消失了……”
“这办法不是稍微太极端了一点吗?”Otacon提出异议说。美玲立即反驳:“我们总不能老是坐在这里盯着照片看!我们得采取行动!你赞成我的看法对吧,Snake?”
“我不太肯定……”我回答道。无论从哪一方面看,她的建议都显得非常极端,不过在此同时,我又有一种预感,觉得自己最终会去做这事,再说我们到目前为止也确实没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几小时之后,我在VR系统里和Gurlugon展开了战斗。


Gurlugon被打倒了,我们关闭了VR系统。可是我心里依然没个底。我脱掉头盔对Otacon说。“我说,你认为我们真的成功了吗?”Otacon耸 了耸肩,他的想法大概跟我一样。就在这时,美玲发话了:“当然已经成功了。”我看见她脸上露出了不怀好意的微笑。“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使平行宇宙恢复原状 的唯一途径。”
“你说什么?!”我猛地站了起来。美玲回答说:“Gurlugon无疑是表现出平行宇宙扭曲的一个奇点。但是据我们所知,使空间恢复原状的的方法并不是把 奇点摧毁。我们应该设法捕获这个奇点,再通过Koppelthorn实行逆一元转换,从而使波动函数回复到收敛前的状态……”她继续说了下去,声音里充满 了satisfaction。“总而言之,奇点的消失意味着恢复空间的唯一途径也随之消失了。”
“你是谁?”
面对Otacon的质问,美玲冷笑起来。“用奥尔加的话来说,我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个美玲。不过你也用不着生气,我只不过是遵照某个人的命令行事、帮他达到目的而已。”
“某个人?是谁?”
“我的丈夫。”美玲温柔地笑了。“我想,在你们这个宇宙里,他的名字叫Solidus。”
“Solidus!?”我们俩一起叫了起来。美玲缓缓举手指着一边的墙壁:"噢,一说他就来了……”
话音未落,墙壁炸了开来,室内顿时碎石横飞、尘土弥漫。身穿强化装甲的Solidus Snake出现在缺口之前。他对美玲说:“让你久等了,是吗?”“亲爱的!”Mei Ling扑进了Solidus的怀里。我向Solidus猛扑过去。他从背后的触手中发射了一枚导弹。一道刺眼的强光,随即发生了猛烈的爆炸,我被强劲的 气流掀翻,等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Solidus已经抱着美玲从墙洞中逃走了。

我到底没能追上Solidus。Otacon和我站在倒塌了一半的总部中讨论着下一步的行动。如果他们说的是真话,我们已经失去了使平行宇宙恢复原状的方法。可是一定还有别的什么我们能做的事吧。最后,Otacon说道:
“奥尔加怎么样?”
这主意还不错。我们在Big Shell遇见的那个奥尔加似乎对形势有相当的了解。也许她能想出什么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问题:她现在会在哪儿呢?
我把自己的担心对Otacon说了。他信心十足地点了点头。
“我有个办法。”

“好,你有什么本领?”Otacon问。一个身材苗条样貌姣好的黑人女郎坐在我们对面。她总是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似乎有点活泼得过了头,。
“我……我运气特别好!”
“运气好?!这也算本领吗?”
“当然算罗!”
我有点轻蔑看着Otacon继续盘问那个应征者。前些日子Otacon在市内的主要报纸上刊登了招募“Gurlugon搜索队队员”的广告。“亲手抓住神秘怪物!我们拥有关于怪物出没地点的可靠信息。有经验者优先。详情面谈……”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来应聘的人还着实不少。我们已经为十几个人进行过面试,但是奥尔加仍然没有出现。
“我们稍后会和你联络的。”
“我很期待收到你们的好消息!”
女郎站起身来,冲他一笑,走了。我对Otacon说:
“你真认为这个办法会有用吗?”
“她一定也在到处寻找有关Gurlugon的消息。她一定会来的。”
“可是到目前为止我们找到的都是些怪人!比如那个擅长后空翻的老头,还有……”
“对呀,他真是有趣极了!”
“嘿!”
Otacon显然从这件工作中找到不少的乐趣。“放松点嘛,再多等一会儿好了。下一位!”他喊道。门开了,啧啧,进来的正是奥尔加。

回到残破的总部,我们把现在的情况向奥尔加解释了一遍。听完我们的说明,奥尔加告诉我们还有一条路可行。“没错,作为其中一个奇点而存在的Gurlugon也许已经被毁掉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平行宇宙中的全部奇点都遭到了毁灭。”
Otacon的眼睛里闪现出希望的光芒。“你是说还会有其他的奇点吗?”
“很有可能。不过它们在平行宇宙之间的形态和位置都还是未知之数。搜寻起来很不容易。”
“我们还有Gurlugon的一些相关数据,如果我们对它的构型进行分析,再通过VR系统在类似的特殊吸引子附近进行扫描,也许就能够……”
Otacon和奥尔加继续进行着技术讨论。最后得出的结论,Otacon说,是决定通过对VR系统的波动函数参量进行连续的细致调整,模拟出奇点所产生的 特征构型,从而找出其他平行宇宙之间的奇点。换句话说,这就意味着我必须从一系列的VR 场景中穿行。准备工作的进度出乎意料的快。我再次坐到了VR训练座上。
Otacon说:“只要一找到奇点,我就马上通知你。在此之前,你要不断地完成VR任务。不过你得当心,我想Solidus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你可能会遇到他设下的陷阱。要保持警惕!”
Otacon开始对VR系统进行初始化。一片虚拟现实的场景在我眼前展开。


“找到奇点了吗?”我问Otacon。
“不,还没找着,”透过VR 场景传来了Otacon的声音。“让我再试试不同的设置。我正在做准备,你先等一会儿。”
我独自一人留在虚拟现实中等待着。
“你们大概已经想出了通过VR找到奇点的办法了吧,Snake。可是你们不会找到的,”从不知从什么地方响起了一个隆隆的嗓音。Solidus。
我急忙呼叫Otacon。“Otacon,Solidus来了。”
“我知道,我在这边也发现了。他正试图侵入VR系统,不过现在他还没能获取完整的控制权。我们马上进入下一个VR场景吧。准备好了吗?”另一个全新的VR空间出现了。

“你的进展如何,Otacon?”
我对着虚空说道。Otacon的声音回答说:“我找到了一个类似的构型,不过位置太远了。试试改变一下你的变量设置,拿一个更高的分数看看。我们再来一遍!”

“现在怎么样,Otacon?”
“已经接近多了!我马上准备下一项设定。”
我点点头,突然听见了美玲的声音。“他们的表现比我们预料的要好得多,对不对?”
“的确。我们最好还是改变一下战术。我们要想办法把那个奇点封闭起来,让他们无法再靠近。”Solidus的声音回答。
“就用‘他们’怎么样?”
“那太危险了。就算他们真能阻止得了Snake,万一因此而导致世界的毁灭,那也是毫无意义的。”
“说得很对。”
“动用‘他们’是我们最后的手段。”
“一切事情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亲爱的。”那两个人的声音比以前清晰多了,很明显,他们正不断地逼近。我对Otacon吼了起来:“是Solidus!”“我知道,他们正在侵入VR系统,我们必须在他们控制整个系统之前找出奇点。来吧!”

“Otacon,你找到奇点没有?”
“已经有反应了!快,朝下一个目标进发!”
“亲爱的,Snake已经……”我觉得美玲的声音似乎就在我的耳边。Solidus答道,“我知道,也许是时候让‘他们’出动了。做好准备。”
“明白。”
这时我听见了Otacon激动的声音。“听着,Snake!VR系统已经落入了Solidus的控制!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马上开始吧!”


四周空无一物。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任何温度或是高度的感觉。这里就是奇点吗?我呼叫Otacon,可回答的却是Solidus。
“你现在是在所谓——我该怎么说才能让你明白呢?——平行宇宙之间的裂隙里。”
“Solidus?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为什么要试图毁灭宇宙?”我大声说道。
“毁灭?别说傻话。这叫纠正。让一切重新回到原来的轨道……”
“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Koppelthorn引擎是由谁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制造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我认为它是被设计用来作为网格计算系统的一部分,起着在平行宇宙中传播扩散的作用。”
网格计算。我曾经从Otacon的口中听到过这个术语。这种技术是通过连接大量的处理器创建出等同巨型机的计算网络,从而获得空前强大的计算能力。如果有人能够在无数的平行宇宙之间建立连接,那就可以获得近乎无限的计算能力。
“可是当这个能够建立宇宙连接的Koppelthorn引擎应用到VR系统上时,它就成为了控制各种可能性的设备。”Solidus接着说。
“控制?”
“说得对。当使用Koppelthorn引擎的VR系统根据指令给出的条件去创建虚拟现实,它就会从无法计数的平行宇宙中选定一组有可能满足这些条件的宇宙来,然后把这些环境转换成你所看见的VR场景。你们所谓的VR训练不啻是对那一组平行宇宙的观察和外来干涉!”
我想起了自己进行VR训练时那种仿佛是在支配别人身体的奇异感受。也许那就是干涉其他宇宙时的感觉。
“当你进行VR训练的时候,你在虚拟现实中的一举一动都会反馈到相应的一组宇宙中去,除了直接受到干扰的宇宙之外,由此产生的干涉同时还会影响到其他一系 列未知的平行宇宙。也就是说,宇宙的可能性取决于你所采取的行动。举个例子,当你在VR训练中杀死一名敌兵的时候,包含有那名被杀的敌兵的平行宇宙就等于 受到了观察,它的状态被确定了。换句话说,其他那些士兵没有被杀的宇宙也同时失去了不确定性而不复存在了,”Solidus继续说。“最后只有唯一一个跟 你在VR训练中的行动相一致的宇宙能够保留下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当你在VR中GAME OVER然后再次重来的时候,那个保留下来的宇宙的存在也会因此而被抹杀。就是说,你每次重新开始游戏,都会有无数的宇宙遭到毁灭!”
我完全惊呆了。
“你所看见的平行宇宙之间的混乱就是受到外来干扰而产生的扭曲。奇点就是这种扭曲的浓缩形态。”
奥尔加、Gurlugon、还有美玲。如果这种混乱真的是由外来干涉引起的,这就是说……
“这就是说我所在的宇宙也受到了其他宇宙中的VR系统的干扰?”“那当然。你不是曾经感觉到身体好象不是自己的吗?你不是能够做到一些连你自己都没想到能 成功的事吗?这就是来自其他宇宙的干扰。也许你在影子摩西的胜利就是因为另一个宇宙里的人向你伸出了援手。”Solidus大笑起来。
“通过对平行宇宙的研究,我发现自己曾经在不同的世界里被杀了许多次。我要保护自己。我决不会承认那些我被杀死的宇宙!所以我决定要借助VR系统纠正这一 切。我使用这套VR系统对其他的平行宇宙进行干预和控制,好让那里自己免于被杀。我才不在乎有多少与此矛盾的宇宙被毁灭。只要我自己能够活下去。就是这 样。”
“疯子!”
“你以为你就有权指责我吗?在VR训练中你不是也曾以一次次的重试来否认自己的失败吗?”
“话已经说完了。我不会放弃这个奇点的。我也不会让你把那些我已经纠正过来的宇宙恢复原状。所以我只好让你永远待在这儿了!”他猛一击掌。“你很快就会后 悔自己让我解开这个封印的。‘他们’马上就要来了……一个令人厌恶的组合,在无数的宇宙中恶名远扬、让所有的人又恨又怕。仅仅是他们的出现已经可以毁灭一 个世界。他们是汇集宇宙中全部憎恨于一身的黑暗之子。地狱公主和混沌王子。请容我介绍……罗丝和杰克!”
刺眼的强光淹没了一切。

“杰克!醒醒,杰克!”罗丝隔着桌子探过身来,看着我的眼睛。
“出什么事了?你刚才完全走神了。”
我轻轻地抚摸着罗丝的长发。“嗯……我是被你惊人的美丽给迷住了。”
“真会开玩笑,杰克。”罗丝像个小女孩似的显出害羞的样子。
“我是认真的。”
“你还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你是说3月21号?”
“对。”
“当然记得,那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日子,我们相遇的那一天。”我说。
“错了!”
“……真的吗?”
“嗯。”罗丝鼓起了腮帮子。
“对不起。我觉得每天都能够跟你在一起,实在是很幸运,所以经常会以为周年纪念日离我很近。”
“这样的解释实在是不怎么说得过去,不过听到以后我还是很高兴的,”罗丝微笑着说。“对了,你这次的任务是拆除所有的炸弹。祝你好运。”

视野暗了下来。就在这时,我好象听到远处有人不断地叫着我的名字。不知为什么,那声音听起来异常熟悉。
“Snake,这是Solidus的圈套!快醒醒!”

我被一道无比强烈的亮光包围着,紧接着,我我落到了一个神秘的巨大空间,脚下的地板表面闪闪发光。我听见了Otacon的声音。
“Snake!Snake!!你没事吧?”
我晃晃脑袋,感到头有点痛。我觉得自己好象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我已经从Solidus手中夺回了VR系统的控制权!”Otacon兴奋地说。
“好极了。那个奇点又在哪儿?”
“我已经找到了!就在这儿,就是你现在所在的地方!现在我们可以让宇宙恢复原状了!”
我突然觉察到有什么巨大的形体正从前方向这边靠近,一台Metal Gear RAY的身影从黑暗中浮现,然后是第二台,第三台。
Otacon大喊“这是Solidus阻止我们的最后手段了!我这边还需要一点时间完成剩下的工作。你再坚持一会儿!”
Metal Gear RAY的大军越逼越近,我拉开架势准备迎战。

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又一次发现自己正处在Solidus所说的平行宇宙间的裂隙之中。Otacon 愉快的声音从什么地方传了出来。
“Snake!我们成功了!我这边一切顺利!空间开始自我修复了!”
“会完全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吗?”
“应该会的。你很快就会被吸回我们那个宇宙了。不过现在看来这种修复是一个有序的过程,要一切事情恢复正常还得等一段时间……”
“SNAKE!!”突然响起Solidus的怒吼。
强光一闪。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和Solidus一起站在损毁的联邦纪念堂顶部。Solidus拔出了他的剑,我说:“住手!一切都结束了。宇宙已经开始自我修复。”
“不,事情还没完呢。要是我能在这里把你杀掉,那至少还有一个有我生存下来的宇宙得到确定。”
“住手吧,事情还有别的解决方法!我马上就要回去了,反正我也不想干涉你的宇宙。我们根本就没有战斗的理由!”
可是Solidus充耳不闻,他举起手中的剑,用一种凶狠而锐利的威胁目光紧紧地盯着我。
“说够了!动手吧!”

Solidus踉跄着从联邦纪念堂的屋顶上栽了下去。我伸手想去拉他,但却什么也没抓住。我无能为力,只能看着Solidus在寂静中向下坠落。就在他身体落地的同一瞬间,一道眩目的强光把我罩住了。
光芒消失以后,我发觉自己是在总部里面。Otacon和奥尔加站在我面前。Otacon向我伸出一只手。
“嗨,Snake,欢迎你回来。”
“既然你已经回来,那就是说我很快也该走了,”奥尔加说。
“我们会想你的。”
奥尔加柔和地一笑。“我也会想你们的。不过我得回去了,那里有我想见的人。”
“你的孩子?”
“什么?我根本没有孩子……现在还没有。”她垂下眼睛,仿佛有点害羞地似地,“我的丈夫在等着我呢。”
“丈—丈夫!?”我和Otacon吃惊地叫了出来。
“没错。在我的那个宇宙里……”
我立刻打断了她的话。“不用说了。我们大概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奥尔加冲我们笑了笑,一道亮光包围了她的身体,然后她消失了。
Otacon伤心地说:“她走了。”
“是啊。”
“……不过我刚刚在想,站在我面前的这个Snake好象跟我在自己的宇宙里认识的那个有些不同呢……”
正如Otacon说的那样,在这无数的平行宇宙里,一定有一些宇宙会惊人的相似。我们感觉不会觉察到什么差异, 但我眼前的这个Otacon也许会比我认识的那个高上一毫米,又或者,他也许并不喜欢狗。也许他的父亲还活着。我们以为是大家共通的记忆也许并不存在,不 过我们也没有办法确定这一点。
我正站在那里想得出神,Otacon忽然拿出了他的掌上电脑。
“……在我那个宇宙里的Snake还欠我一百块。”
我没理他,顾自说了一句:“我那个宇宙里的Otacon,就算知道我不小心把他的一个可动人物模型玩具弄坏了,他也不会生气的。”
Otacon的眼睛立刻瞪大了。“什么?你弄坏的是哪一个?”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我们都明白了什么。我们可能并不拥有共同的记忆,而且,也许我们马上就要回到不同的宇宙,但起码不过有一点是确实无疑的。我们是朋友。白光再次亮起,Otacon和我握了握手。

当我清醒过来时,我正坐在总部的一张椅子上。我看看四周。一切都和平时没有分别,也没有Solidus留下的任何破坏痕迹。我是不是已经回到了出事之前的那个时刻?这么想着,我的视线跟坐在对面的Otacon相遇了。
“我们都回来了吗?”Otacon问。听这口气,他似乎也有过和我相似的经历。我不知道这个Otacon是不是以前的那一个,而且也没有办法去证实。不过我其实也并不这么在意这一点,既然坐在我面前的人是Otacon。
“总算结束了……”Otacon伸了伸懒腰说。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于是我问他:“你肯定吗?”
“你的意思是?”
“……我只是想知道事情是不是真的结束了。”我把自己心中那个一直挥之不去的想法告诉了Otacon:当最后我面对Solidus的时候,我根本不想和他 交手?,可是实际上我却还是动手了,而且还杀了他。就好象无法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一样……Solidus说过,Koppelthorn引擎和VR系统可以对 平行宇宙进行干涉。,可是如果他弄错了呢?如果 是?有 另一种装置使人可以
“你想得太多了,”Otacon对我的话付之一笑。“嗯,话说回来……”他凑过脸来,“你是不是说你弄坏了我的一个可动人物模型!?”
“没有,我只是……”
突然房门开了,美玲走了进来。看样子她似乎没有碰上任何异常的事。
“喂,瞧瞧这个!”
她把带来的小报扔给了我们。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aa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