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剧情 >

MGS官方英文小说翻译(10)

时间:2009-07-05 05:14来源:MGCN 作者:brightxy 点击:
Chapter 10 Snake踏入及膝深的积雪,贴着墙移动到门的边缘,以躲避对方的视线。 CODEC突然吡吡作响,Snake看了一下,发现居然是一个非猝发通信信号,意味着这不是来自Campbell他们。 你是谁?他问道。 一个朋友。那

Chapter 10
Snake踏入及膝深的积雪,贴着墙移动到门的边缘,以躲避对方的视线。
CODEC突然吡吡作响,Snake看了一下,发现居然是一个非猝发通信信号,意味着这不是来自Campbell他们。
“你是谁?”他问道。
“一个朋友。”那一头是一个低沉而克制的男声。
“能详细一点吗?”
“Snake,你必须小心这个溪谷,这里被设置了大砍刀地雷,你有地雷探测器吧?”
“是的。你到底是谁?”
“用地雷探测器去侦测它们,小心不要触发它们的感应器。”
“我知道怎么对付它们。该死,快告诉我你是谁!”
“你的fans之一。你可以叫我……深喉。”
通信被切断了,Snake试图再次联系那个频率,但是数据读出却一直显示“0”。
见鬼。
不论如何,如果这家伙是和他一条战线的话,Snake还能算是被他救了一命。他打开装备带的一个侧袋,拿出了Arms重工“清障工3000”,一种手持式的定位仪器,它通过接收未引爆的地雷和炸弹所反射的无线电波确定它们的位置。一旦它探测到任何爆炸物,使用者就可以在安全距离进行引爆或是解除。Snake拿着这个卡片那么大的仪器,打开开关,将伸长的天线对准面前的雪地。
三颗地雷的金属外壳剪影出现在显示屏上。其中一颗很近,就在大约十尺开外,另外两颗要再远十尺,几乎相互紧挨着。他必须再前进一些才能探测出是否有更多的地雷。
他调整了一下频率旋钮,将天线指向第一个地雷所在的位置。理论上仪器上的一盏绿灯将在地雷被解除以后亮起,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Snake不能确认是否是这两尺厚的积雪影响了这个装置的效用,现在能做的最好的选择就是绕开这片区域。
Snake移动到了溪谷的左侧,攀着岩壁向北面移动过去。寒风并没有臆想中那么凛冽,在墙边视野开阔了很多,但是他真的能保持这个方式通过这个溪谷?
很快探测器打消了他的这个想法,一系列的地雷被安置在了他的行进路线上。他再一次试图去解除它们,但是一无所获。他不得不退回溪谷的中央来绕过它们,但是这么做无疑是成为一个活靶子。
Snake戴上防风镜,好让双眼能不受寒风侵扰。接着他带上一副保暖手套,继续开始他的行程。
他花了近二十分钟来到了溪谷的中央,大多数的地雷被集中在了前五十码的地域中,现在看来接下来的路会好走很多。Snake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日瓦戈医生(译注:《日瓦戈医生》苏联作家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的长篇小说)一般,迎着凛冽的寒风,艰难地踽踽前行。幸好有Naomi博士的纳米计算机保证了他的温暖,省去了他原本需要的棉围巾和绒夹克。唯一糟糕的是他得继续这段枯燥而乏味的行程,这绝不比爬一座陡峭的山坡容易多少。
“这里是渡鸦的领地!蛇不属于阿拉斯加!你别想过去!”
在寒风中一个低沉的声音随着寒风划破寂静的空气。这个声音来自他头顶某处的扩音器。透过防风镜,Snake看到一个黑色的轮廓在视野的边际越来越大。
Abrams坦克出现了。
Snake从装备带上摘下望远镜,对准那个浑身装甲的怪物。他看到一个大汉坐在炮台上,他的额头上画着一只鸟,不——那是一个纹身或是胎记。
Vulcan Raven,萨满巨人,他记得很清楚。
Snake还没有来得及考虑对策,M1的105毫米口径M68火炮就向他开火了。此时他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向一侧尽可能远的跳开,然后将自己在雪里埋得越深越好。
爆炸将他震得天旋地转,只觉得自己被高高地抛到了空中。尽管有雪做缓冲,但他还是重重地落在地上。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眼冒金星,耳朵里不断嗡嗡作响。
Vulcan Raven狂暴地大笑道:“这就对了!你就该像一条蛇那样在地上爬!”
这个声音让他回过神来,Snake马上晃了晃手脚,确认自己还完好。然后他小心地屈伸了一下四肢,万幸身上既没有骨折,也没有被弹片划伤。耳朵里的嗡响也渐渐褪淡,不过还是令人觉得十分心烦意乱。
他还真是运气好的见鬼。
周围的地面开始振动,他听见了Abrams的引擎声越来越近。这次,炮台上的12.7毫米机炮开火了,子弹落在他周围的雪地里,假如他再不躲开,接下去就是他的屁股得要开花了。
Snake爬起身子,挣扎着要逃离他落下的地方。但是在这里跑步时根本无法做到的,他就像是身陷泥泞一般艰难的踱着步子。
他该怎么办?
他突然回想起Miller教官的一次课程,一次非常相似的课程。
“你们记得大卫和格利亚的故事吗?”Miller教官问参加训练的所有学员,“大卫只是一个普通的以色列青年,尽管很强壮,但绝不是腓力斯战士哥利亚的对手。那个巨人一手持剑一手持棍,身披盔甲,还有无人可及的怪力。大卫除了一个弹弓以外什么也没有,但是他运用才智击败了这个不可一世的巨人。他是怎么做到的?因为他坚信一个原则——再小的事物也有可能击溃强大的对手。于是他在弹弓上放了一个小石子,尽力拉开弹弓以增加速度和力量,然后瞄准巨人的脸弹了出去。石子击中了哥利亚的两眼之间,居然将他杀死了。当然,大卫这一击确实够准的。那么,你们也得好好记住——不仅要精通你们的武器,更要知道何时去使用它们。无论对手多强大,也无论你们多弱小,时机总是会到来的。”
Snake因这段回忆而不禁笑起来。现在,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坦克呼啸地驶近,隆隆的履带声中夹杂着Vulcan Raven的叫喊:“我还想再多陪你玩会儿,等你觉得玩够了,我就送你下地狱。”
Snake潜身在积雪之中,他开始挖身下的雪,直到他触到了冰冷的土壤。幸运的是,积雪还很松软,使他能够在其中向坦克匍匐接近。他可以想象现在Raven一定在寻找他的猎物的踪迹。这次这只Snake真真正正地开始贴近地面移动,不过与他的冷血“表亲”不同,Solid Snake是一只能够抵御积雪以下寒冷环境的恒温动物。
当坦克履带的声音离他只剩下不过几英尺的时候,Snake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破片手雷,紧紧攥在手里。他突然跳起身来,面朝着正在靠近的钢铁怪物。他现在在坦克的侧面,大约十数尺开外,一个机枪手的身子探在Raven所在的炮台外,操纵着一门小的机关枪。Snake可以清楚地听到巨人说话:“哪个是他吗?那边那个。”
机枪手对准那个离Snake足足有三十尺远的目标开始扫射,他已经成功地骗过了他们。Snake用牙拽下保险,数了五秒,然后将手雷扔向机枪手。接着他转过身开始跑——确切地说是在雪中跋涉,他要尽可能地远离这个载具。大概就发生在机枪手的面前的一声爆响,将他甩到了空中。最终他已无生气的身躯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了Snake面前的雪地中。
Snake回过头,看到整个炮台的顶端都已经被笼罩在一片黑色的烟尘之中。不一会儿,黑云散去,Vulcan Raven将头伸出了炮台,他看来毫发无伤。Snake估计巨人一定是在手雷爆炸的一瞬间躲进了坦克内的座舱里。
“混蛋!”萨满恼怒地大叫。
Snake将机枪手的尸体翻了个身,迅速地在他的大衣里搜索了一番,他的装备带上有两颗破片手雷和一把SIG Sauer手枪。Snake没有把手枪放在眼里,只是将两颗手雷收入袋中。突然他又想起了什么,把手伸进士兵的口袋,找到了一张卡片。这张卡片跟Anderson给他的一样,也是一张PAN卡,不过这次上面印着一个“3”字。
太棒了!
他将卡片塞进口袋,然后再一次潜入积雪之中。
“你有本事在这里躲一辈子!我知道你在哪!”
机枪子弹在身旁呼啸而过,落点越来越近。Snake的诡计起了作用,但是也已经骗不了巨人多久了。因此Snake没有选择继续向前爬行,而是钻进了一条直前爬过的“通道”。当萨满还在无谓地扫射坦克周围的雪地时,他已经与之拉开了一段距离。
是时候展开下一轮的计划了。
他站起身,发现坦克现在在他南面二十五英尺远的地方。又一个机枪手爬到了炮台上,在萨满操纵车顶的机关枪时负责7.62毫米口径的步枪。
“他在哪?”Raven冲着机枪手大吼,“我看到他了,你又让他给跑了!”
Snake从他所在的位置可以清晰地看到炮台的一侧,于是他掏出SOCOM,摆好韦弗射姿,瞄准机枪手的头开了一枪。那个可怜的家伙身子一抖,伴随着一声惨叫翻出炮台。Raven刚回过头,就看到一颗子弹迎面飞来,他灵巧地闪身躲过。看到这一幕,Snake的下巴几乎要脱臼,这个巨人快得难以想象。他猜想这一定和Raven的神秘力量脱不了干系。
不过一个迟疑,萨满早已调过枪口向Snake发出一梭子的12.7毫米子弹,使得他不得不跃入积雪,将身子潜到冻土之上。他知道自己被射中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他就得葬身在这个冰封溪谷,而恐怖分子也将发射核弹,世界就将再次陷入一片混乱。
突然间机枪声戛然而止。
出了什么事?
Snake鼓起勇气探出头去一看究竟。Vulcan Raven正狂乱地摆弄着他的机关枪。由于两个机枪手都死了,再没有人替巨人装填子弹。
这是Snake最后的机会。
他使出自己所有的力气趟向坦克,一边走,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另一颗破片手雷。当只剩下十五尺远时,他拉下保险,把手雷扔向坦克的履带。然后他抱住头潜进积雪,以躲避爆炸的冲击力。一阵热风过后,许许多多的碎片四散,落在他所在积雪上。
过了一小会儿,他爬起身来确认坦克的损毁情况,这辆Abrams已经再不能移动了,一条履带已经完全被从轮子上炸了下来。
接下来就要上演大卫与哥利亚的对抗了。
他从口袋里又掏出一颗手雷,艰难地趟到了坦克后边,然后拽下保险,朝着Raven扔了过去。Raven此时正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猎物就在身后。手雷弹进了座舱,这实在太好不过。Snake转过身,尽他所能得远离坦克。
爆炸让整个溪谷为之一震。


Liquid Snake坐在影子摩西的指挥室,透过监控看着他的对手慢慢步离熊熊燃烧的坦克。他打了个手势,回头看着坐在长椅上的Revolver Ocelot。Ocelot的右手裹着厚厚的绷带,止痛剂让他暂时忘记了伤口的剧痛,现在他只是一心等着猎狐犬与Snake之间的下一次对抗。
“他跑了,是吗?让我再试一次,我能宰了那个畜牲的。”
Liquid举起一只手:“住嘴!”他指向显示屏。Vulcan Raven奇迹般地从坦克的残骸中安然无恙地爬了出来。
“他还没有跑远,”巨人说道,“是不是去干掉他?”
Liquid按下通信器上的按键:“不,让他走。”
“你确定?”
“但是给我盯住他。”
“他拿到卡了。”
“我知道,让我们再跟他多玩会儿。”
Ocelot站起身来低声问道:“你疯了吗?他很危险!”
Liquid瞪了枪手一眼,Ocelot不得不坐回去闭口不言。
Vulcan Raven说道:“头儿,我们绝不能低估了他。”
“你觉得他怎么样?”Liquid问道。
“正如你说的,他就像是魔鬼上身。他和你简直是一模一样,就算没有亲缘关系。”
“是的,我告诉过你。不过不必担心,我会送他下地狱的。”
“Ocelot和你在一起?”
“是的。”
“Revolver Ocelot,”巨人喊道,“我知道他把你的手,连同你的尊严一道毁了。”
“说话小心点,萨满!”Ocelot坐在长椅上大吼道,“是那个见鬼的忍着,不是Snake。你信不信我可以随时随地宰了你——不论有没有右手。”
“让我告诉你一些关于我们的入侵者朋友的事吧。在苏族的语言中,‘苏’的意思就是‘蛇’,它们是一种必须敬畏的生物。”
Ocelot冷笑一声:“我从不惧怕任何事物,更何况Solid Snake!他是我的,下次再见面的话,我会给他好看的。”
Vulcan Raven吐了一口唾沫:“我额头的渡鸦正渴望着啜饮他的鲜血。我会和他再交手的,这你绝不用怀疑。”
Liquid切断了通信:“他是一个可怕的敌人,接下来几个小时将会很有趣的,对吗,Ocelot?”
“你到底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他会坏了我们的事的,干掉他!”
“时候未到,我的朋友。我为他准备着呢。”
“你为什么让他活下来,头儿?”
猎狐犬首领的眼睛中闪现出一道光芒:“我有我的理由。”
第十章 完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aa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