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剧情 >

MGS官方英文小说翻译(15)

时间:2009-07-05 05:14来源:MGCN 作者:brightxy 点击:
Chapter 15 沿着书架后面那条灯光摇曳的阴暗走道,一架石阶倾斜而下。它让Snake不由得联想到他很久以前游览的中世纪苏格兰城堡地牢。Meryl紧紧拽住他的手臂,在那儿瑟瑟发抖。 这下面好冷。 是的,你早就该穿上件毛

Chapter 15
沿着书架后面那条灯光摇曳的阴暗走道,一架石阶倾斜而下。它让Snake不由得联想到他很久以前游览的中世纪苏格兰城堡地牢。Meryl紧紧拽住他的手臂,在那儿瑟瑟发抖。
“这下面好冷。”
“是的,你早就该穿上件毛衣。”
“不好意思,老爹。我忘在家了。”
拾阶数尺,他们来到了楼梯的尽头。从此往前,所有的架构、墙垣,都是天然的岩石。
“这应该是个地下岩洞。”Meryl观察后说。
里面的光线很微弱,Snake拧开了肩上的电筒,它可以提供足够的照明好让他们看清前方的状况。走道蜿蜒虬曲,然后分成了两个方向。左边那条相对窄一点。
“我们该走哪边?”她问道。
就好象应答一般,几声狼嚎从岩道中隐约传来。
“狼?”
Snake仔细听了一下:“不,是狼狗。狼与爱斯基摩犬的混血。”
“你怎么会懂这么多?”
“我玩狗拉雪橇。我是个赶橇人。”
“狼狗危险吗?”
“有可能。如果你想问这个,那我告诉你它们从不能被驯养。”
Meryl深吸了一口气:“好吧,那我就走右边吧。你走左边,要是其中哪一条是死路,那我们就用CODEC联络,然后到这儿碰头。怎样?”
“听着还不错。”
Snake并不希望她一个人行动,但是她至今一直做得很好。他不能尽花心思去担心她。他有自己的事要做。就算他再怎么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也绝不能让她影响到自己的任务。
他低下头走入稍低的那个隧道。边弯腰躬身边行进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不过他还能够忍受。隧道一路扭曲蜿蜒,一时间连Snake都担心自己会不会迷路或是被卡住。然而,随着通道的渐深渐窄,他心中的怀疑也不断在膨胀。现在,他已经不得不开始匍匐行进了。
战斗服上的护膝成为了他在这一段行程中的最好帮手。在冰冷湿滑的岩石上挣扎了十分钟以后,隧道终于又开始变得宽敞起来。而再前进几尺以后,他终于能够站起身来了。最终整个通道延伸进了一个巨大的洞穴。冰冷的水滴沿着垂下的钟乳岩上滴落,而地面上也尽是坑坑洼洼。在有些地方,墙上消融的冰雪使得地面泥泞不堪,而其中又掺杂着尖利的岩石,他不得不一再注意脚下的情况。
又一声狼嚎从不远处传来。Snake几乎可以确认它们就在这个岩洞中某个地方。
他接通了Meryl的频率:“Meryl?”
“怎么?”
“你那儿怎么样?”
“我在一个大的洞穴里。”
“我也是,很有可能是同一个。我们试试能不能在北边碰头。小心,这儿可能有狼狗。”
“了解。”
他切断通信继续前进,来到了一块巨大的岩石前面,看上去这块石头原本是岩洞的洞顶。他避开石头,却发现自己面前出现了四只狼狗。
上帝啊!
它们盯着Snake,不断地低沉的咆哮,双眼在漆黑的洞窟中映射出鲜红的光芒。在前面的两只露出尖利的獠牙,其中一只吠叫了起来。
“放松,小狗狗。”
他伸出双手,试图安抚它们。当然,这种事儿只对驯犬有效。对于这种体重超过120磅,能够在几秒钟内扯下你一块肉的野兽来说,这不过是徒劳而已。
在前面的两只踏前一步,发出令人心怵的低吼。
除非迫不得已,Snake不希望伤害他们。不过他还有一手绝招。他慢慢打开口袋,摸出一枚闪光手雷,或者说是震眩手雷。他保持下身不动,手上缓缓地将手雷举到嘴边。Snake用牙齿拽下保险,数了四秒。接着他抛出手雷,蜷下身子抱住自己的脑袋。
随着一声爆响,镁条燃烧产生的炫目闪光模糊了所有的视线。Snake等了几秒钟才敢睁眼,检查自己的战果。
四条狼狗都已经倒在了地上。他小心地靠近它们,检查了一下为首的那只狼狗的脉搏与呼吸。它们都还活着。Snake很是欣慰地继续前进。
“嘿!”Meryl在前方不远处,“搞什么鬼?”她怀里抱着不知什么东西。
“让小狗们睡了一觉。”Snake注意到她怀里的是一只狼狗幼崽。
“你没受伤吧?”
“没。你在哪儿找到它的?”
“他在那儿找他的妈妈。很可爱吧?”
“我想我刚让他的妈妈睡了那么一觉。把他带到它们那儿去吧,我们可不是动物保护协会的。”
“我还以为你喜欢狗呢。”
“我的确喜欢。但是是在家而非执行任务时!”
“好吧,好吧。”她跑到那些熟睡中的狼狗边,放下那只小狗。他跑过去坐在其中的一只的身边,轻轻地舔着母亲的毛皮。
“他会没事的。走吧,我想我找到了出去的路。”Snake指着岩洞北边的一个开口说道。
“听起来不错。”
走出漆黑的岩洞,他们发现自己置身于一条人造的地下走道之中:头上是高不可攀的天花板,而脚下是钢质的地板;两侧的墙壁上,每隔十尺就有一个浅浅的凹龛。Snake草草地估计这个走道有五十码长。在它的末端是第一座通信塔的基座,较低的两层看似单薄,然而这个结实的结构从天花板上突伸而出,延伸直到地表。Snake曾经略对建筑学有所研究——这是进行潜入所必需的,而这样的结构不由得让他联想到华裔建筑师贝聿铭的设计。
“这些塔有多高?”Snake问。
“我不清楚,大概二三十层高吧。”
“但愿电梯还能用。”
Meryl正欲前进,被Snake一把拽住手臂:“等等,我来检查一下。”他掏出探雷器,拧开了开关。
三颗大砍刀地雷被埋设在他们面前的钢质地板下。
“看来我又救了你一命。”
“谢了。是不是就这些?三颗?”
“看上去是的。”
她看了一眼探测器上的显示:“好的,我带路。”踏着一种女性特有的轻盈步子,Meryl穿过地雷埋设的区域,来到了另一头:“你还在等些什么?”
他正欣赏着她优雅的体态,于是轻轻撇嘴以示回应。
她做了个鬼脸,然后拍拍自己的屁股。不过Snake知道她其实并不介意这样的注视,他迅速的沿循着她的脚印穿过雷区。
他们继续向通道的另一头前进。一种怪异的寂静笼罩着这里,他们下意识地停止了交谈,因为这里的回声实在是太响了。连到他们的脚步声——尽管他们尽可能地放轻了——也在隧道里清晰地回旋。走到快接近一半的时候,Snake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点红色的闪光。他使劲眨了眨眼睛,然后看着Meryl。很显然,一个红色的小圆点落在她的胸口。
激光瞄准!
“Meryl!”
“什么?”
“趴下!”
他一把将她推开,但是为时已晚。伴随着萦绕此间的枪声,一道血柱自她的左肩激射而出。她发出一声痛哭的尖叫,但是还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击中了。Snake试图去拉住她,然而枪声再次响起,命中了她的腰际。这次她整个人跌到了地上。接着又一发子弹击中了两人之间的地面,迫使Snake不得不寻找掩护。
“Meryl!”她现在在他身后二十尺开外——完全暴露在枪口下。她的沙漠之鹰落在几尺开外,而PSG-1狙击步枪落在她的身侧。Meryl试着伸手去够她的步枪,然而她做不到。接着他又想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去拿手枪,但是差一英尺的距离。Meryl紧咬牙关,使劲伸展手臂,但狙击手的又一发子弹落在她手指边寸余的地方。
“Snake,别管我,快走。”
“Meryl!”
Meryl的声音中一种失落的意味盖过了痛苦:“我想……我到底只是个菜鸟……”
“别担心,Meryl。他们想要的是我!”
“我知道……这已经是古书里的老把戏了……我只是他们用来钓出你的诱饵……”
Snake不禁咒骂自己。这正是他所担忧的。
“向我开枪,Snake!”
“不!”
“我向你保证过的……我不能拖累你!”
“别动!”
“我还有用……我想帮你……”
“别动!保留体力!”
她哭了起来:“我是个蠢货!我想成为一个战士……Snake,求求你!你的性命要紧!活下去……大众的希望都在你的身上了!”
他明白她说的是对的。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假如他想把她拉到掩体后面来,那就只会成为狙击手的活靶子。
“快走!”她尖叫起来,“别把我忘记……”
Snake朝Meryl身侧的狙击步枪望了一眼。假如他能拿到它,他就还有与对手交锋的资本。
“Snake?”CODEC的那头是Campbell的声音。
“怎么?”
“这是个陷阱!那个狙击手就想把你引出去。如果你去救Meryl,你就成了他的靶子。千万别上当!”
Snake听得出上校声音中的痛苦。毕竟他们谈论的是他的侄女。
“我明白,上校。但是我不能丢下她。”他并非不关心她,但又不想让她牵扯进这趟浑水。
Hunter博士开口了:“那一定是Sniper Wolf,猎狐犬最好的射手。”
“难道狙击手不都是成对行动的吗?”
“是的,但她除外。我了解她,她能够等待几个小时、几天,甚至是几周。时间对她来说不是问题,她在乎的只是你的出现。”
“随便,但是Meryl等不了这么久。”
“Snake,从你的位置看得见Wolf吗?”
“我想她应该在通信塔的二楼,除此以外她无处可躲。”
Campbell的声音一震:“要是Wolf真的在通信塔上,那她就能完美地狙击你。这是最传统的狙击位置,在这样的距离下你用常规武器根本不可能命中她!”
“上校,放松。Meryl有一把狙击步枪。我会救她的,不惜任何代价!”
这位前猎狐犬的指挥官的呼吸,然而Snake的话之于他就像一支强心剂:“好吧,谢谢你。”
Snake听到Naomi Hunter发出了一声异响:“Naomi?你有说什么吗?”
“没什么,”博士答道,“我只是惊讶你会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你有的是战士的基因,不是救世主。”
“你是想说我只在乎自己的性命?”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但是……”
“我不知道我那见鬼的基因长什么样,我也不在乎。我只遵循我的本能。我会救Meryl的,不需要任何理由。我这么做也并不为了任何别的人。我只为自己而救她。放心吧,上校。”
“Snake,我并不想……我很抱歉。”Hunter博士道,“我明白了。”
他切断通信,测算了一下自己与步枪之间的距离。古语“咫尺天涯”怕也就是这个意思了。Snake突然想起自己的装备里还有些东西能够派上用场。
闪光弹!他的口袋里还剩下一颗。这玩意儿造成的光芒足以在短时间里掩护他了。在这短暂的刺眼闪光下,狙击手绝没有办法瞄准他,而这也是他最后的希望。
他掏出手雷,计算了一下最好的落点。只要它能够盖住Meryl前方的一片区域,他就不会有事。眼前的形势已再不容得犹豫,他拽下拉环,扔出二十尺,然后做好准备。他预估好爆炸的时间,接着就窜出掩体。他希望Sniper Wolf会因为试图狙击他而被闪光弹闪到。
闪光弹如预期地爆炸,一阵热浪涌向Snake,就在他跑到Meryl身边的时候。爆炸震得他有些晕眩,但是他小心的不让自己看到瞬间的刺眼光芒。要是他没有预估好爆炸的时间,他就一定会被震晕,假如这样的话,他就只能爬到Meryl身边了。
他花了一秒钟检查了一下她的脸,她已经失去了知觉。Snake握了握她的手,抓住PSG-1,站起身跑到另一侧的墙跟,找了个掩体。他确认了一下弹匣里完整地装填了6发子弹,俯倒在地上,渐渐地探出枪口、他的手臂还有头部。
“Snake,这里是Nastasha。”
Snake看着CODEC显示器:“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Nastasha。我现在正忙。”
“上校要我来给你些建议。你现在有把PSG-1,没错吧?”
“是的,那是Meryl的。”
“很好,这是世界上最好的狙击枪之一。它可以在一百米之外丝毫不差地射穿一个二点五平方毫米的物件。而且它是半自动的,这和其他狙击步枪不同。不过记住,就算是一丁点的晃动也有可能偏离目标几寸。一定要尽可能的保持你手的平稳。”
“谢谢,Nastasha。你正好提醒了我。我手边还有些镇定剂,它们可以缓解紧张。”
Hunter博士插嘴进来:“我正想跟你说这个。”
Snake从他的装备带上拿出小药盒,将速效镇定剂取了出来。一般来说这种药片都需要至少二十分钟才能生效,但是猎狐犬的医疗部已经研发出了能够在几分钟内溶解与生效的药片。
一分钟后,他已经一切就绪。
出来,婊子!让我看看你在哪里!
Sniper Wolf的激光瞄准落在了Snake的额头上。Snake也终于能够看到红光来自对面通信塔的二楼,这正如他之前所预计的。没等那个女人扣下扳机,Snake的PSG-1枪口就喷射出了愤怒的火焰。弹壳高高弹起,落在离他十尺远的地方。这无疑是一个干扰对方确定射手位置的好方法。
透过已经调整到六百尺瞄准镜,Snake看到一个身影从一个金属支柱后面跑到了另一个。在准心锁定目标的一瞬间,他扣动了扳机。那个女人抽动了一下,但是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命中。但是,这给了他一个机会纵身跃起,再跑近一些。
Snake迂回着沿着走道疾冲。此间狙击枪响了两次,但是都只击中了他的脚侧。他闪身进另一个掩体,不过现在他离塔楼已经只剩下不到二十码了。尽管这样Sniper Wolf更容易就能击中他,但是同样的他也更有决胜的机会。
三发命中掩体边墙的子弹好似警告一般提醒着Snake绝不要贸然探头攻击。他还需要另一些东西来分散她的注意力,于是乎Snake拉开了一颗电子干扰手雷。这玩意最多也就能让她分神几秒钟,但是这已经足够他开上一到两枪了。Snake于是拉开保险,丢向过道中央的空中。
手雷在空中并没有产生多大的爆炸,但是,与此同时Snake已经一跃而出。他锁定镜头中那个转瞬即逝的身影,在电光火石之间扣下了扳机。
他敢保证他听见了一声女人痛苦的尖叫!
Snake退回掩体,等了几秒之后才尝试着探出头去。他透过狙击镜扫视整个塔楼的可见部分,但是连个鬼影也没有看到。在给Meryl进行医疗救助之前最好还是好好检查一下塔楼的基部。他把PSG-1挂上肩膀,跑向通信塔。双手紧握SOCOM,他仔仔细细地探察了基层的周界和通向二楼的金属楼梯。
阶梯上落着斑斑血迹,他抬头看去,发现一道血线从他所在一直延伸到二楼的平台栏杆。显然,他没有杀死Sniper Wolf,但是确实伤到她了。
Snake转身想跑去Meryl那边,但是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被一打像忍者般从二楼绳降下来的士兵包围了!十数个FAMAS黑洞洞的枪口都指着他。
“别动!举起手来!”其中一个喊道。
Snake看得出来,这些就是被称为太空海豹的精英部队。基因士兵中的佼佼者。而且现在他已经被这群人包围了。
“放下武器!快!”
他别无选择。Snake把SOCOM丢在地上。
“踢过来。”
他照做了。
底层的一扇铁门打了开来,一个身材出众的女人出现在他眼前。她的紧身制服性感地从领口敞开到胁前。她有着短短的金发和绿色的眼睛。有这么一个敌人实在是太可惜了——更何况她还只是个孩子。
此时唯一的好消息是Sniper Wolf的左臂被用绷带吊着,她肩侧的衣物已经都被殷红的血液浸透了。
“傻男人,你不该过来。”她的话语带着一种异域口音,Snake觉得应该是中东腔。她突然想起Campbell的简报:她是个来自伊拉克的库尔德人。
“居然是个女狙击手,有谁想得到?”
“你难道不知道这世界上最好的刺客中,有三分之二是女人?”
“你的肩膀咋了?枪走火了?”
“不过是一点小问题。”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你想现在死呢,还是在你的女朋友之后死?”
“等我杀了你再说。”
她笑了起来,充满了对他的蔑视。“是吗?好,怎么说你也有那个决心。我就是Sniper Wolf,没有一个目标能从我的枪口下逃脱。而你,就是我最特别的猎物。”她走近一步。Snake能够闻到她身上浓烈的气味——一种女性特有的味道,但是却弥漫着杀戮的兽性。
Sniper Wolf轻轻的伸出手,用她长长的指甲在Snake连上划了一道血痕。鲜血从伤口中涌出,但Snake无动于衷。
“我已经在你身上留下了我的记号。我不会忘了它的。在我杀死你之前,我会一直想着你。”她又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Snake可以感受到自己颈间她炽热的呼吸。她紧盯着他好久,然后猛然转身离去。
“把他带走!”她命令那些士兵。
还没等Snake防备,后脑上就吃了重重一记,然后整个世界都变得一片漆黑。
第十五章 完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aa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