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剧情 >

MGS官方英文小说翻译(17)

时间:2009-07-05 05:14来源:MGCN 作者:brightxy 点击:
Chapter 17 Snake走出医疗室,发现自己置身一片熟悉的环境中。他现在身处坦克库所在大楼的地下一层,就在他见到Anderson和Meryl的单人牢房的附近。他打算去探索一下外面的区域,也许能够在Johnny的办公室里找到些SO

Chapter 17
Snake走出医疗室,发现自己置身一片熟悉的环境中。他现在身处坦克库所在大楼的地下一层,就在他见到Anderson和Meryl的单人牢房的附近。他打算去探索一下外面的区域,也许能够在Johnny的办公室里找到些SOCOM子弹和手雷。
Snake给手枪装上消音器,从走廊状角探出头瞄了一眼:一个守卫坐在桌前,看着报纸。
那小子没戴手套,这不是圈套。
Snake朝着那家伙的头开了一枪,接着又打爆了一台刚被人装上不久的监视探头。他走进房间,看到了Anderson之前所在的牢房。他用从Johnny手上缴获的钥匙卡打开了牢房门。
见鬼……
Anderson的尸体依旧躺在他心脏病发作时所在的位置上,看上去还没有开始腐化。
那么那一个又是谁……?
他没有时间去捉摸这个谜题。Snake走出单人囚室,径直前往Johnny的办公室。他打坏壁橱的门锁,在里面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大量SOCOM和PSG-1的弹药;闪光、干扰和破片手雷;C4炸药;还有一柄不错的作战刀,看上去应该是美国海军制式的费尔班塞克斯(译注:Fairbairn-Sykes,二战时最著名的军用刀)。Snake把自己最大限度地装备起来,他装填满了所有枪械,还把那把战术刀插在右小腿侧的刀鞘中。
突然他的注意力被Johnny办公桌旁的一个大箱子吸引了过去。他把箱子拉到桌子上,打开了箱盖。箱子里的东西让他几乎要笑出声来。
这样的好礼可不是经常能收到的!
里面是他们常说的人肉坦克:一件凯夫拉M1-11型作战背心,通俗点说就是防弹背心。
他取出背心,发现它轻得让人难以置信。当然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回傻到不去穿上这么一样好东西。虽然这玩意儿抵挡不了一发NIKITA导弹,但是至少一两发子弹绝没问题。
“Snake?”
他瞄了一眼CODEC,是Miller教官的频率。“嘿。”他答道。
“听说你碰到了点小麻烦?”
“没什么不能用一句问候和一瓶伏特加不能搞定的。”
“你知道,我在越南也受过刑讯。越共全是他妈的一群禽兽。但是后来作为回礼我打得那群行刑者脑浆迸裂。”
“我考虑考虑让Revolver Ocelot也尝尝。找我有事?”
“Snake我想你该换换牌子了。你抽的烟早过时了。”
Snake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指的是让Snake换一个更保险的通话频率。
“你有什么建议?”
“我喜欢那个带金边的,百分之二十三尼古丁和百分之七焦油的。”
“我会记住的,谢谢。”他切断通信,将CODEC调整到23.7的频率,因为一般通信频率都是以1开头的,因而这个频率显得很特别。
几秒钟后Miller教官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在吗,Snake?”
“是的。”
“我不希望上校和其他任何人听到这些。”
“什么?”
“我从情报处听到了些坏消息。”
“什么意思?”
“我想你得对指挥部的指挥多留个心眼,包括Roy和那个博士。甚至还有国防部长。”
“Houseman?”
“我知道这很难以置信,但是我们之中有个间隙。你得小心自己的身后。”
“等等,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但是Miller已经切断了通信。Snake嘟囔一声,将CODEC调回通常的收信频率。
“上校?”
“怎么,Snake?”上校的声音听上去疲惫不堪。
“我在回通信塔的路上,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我知道。Mei Ling,在Snake和通信塔之间敌人有什么活动没有?”
“暴风雪始终对我们的卫星信号存在干扰,因而对于地下掩体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不过我敢保证大多数的敌人现在都在别的建筑里,接近两座通信塔和北边的地下维护基地里。”
“无所谓,保持高度警惕,Snake。”
他切断通信,走进了坦克库。这里是他第一次见到那辆被他击毁的Abrams坦克的地方。这里一个人影都没有,而且好像连电力也被完全切断了。不过通往溪谷的大门还开着,寒风将几码外的扬扬飘雪吹进机库。
Mei Ling是对的。士兵们都在别的建筑里。除了牢房里孤零零的士兵,恐怖分子已经将这里玩全废弃了。但是Revolver Ocelot呢?显然他还在某处活跃。那个禽兽还没有完成它的行刑流程呢。这个痛苦的使者原打算在Snake完全崩溃之前好好折磨他几天的,至于之后,一定是打算杀死他。
简单的令人觉得蹊跷……
简单得就好像是恐怖分子希望他逃出去。
他现在得再次穿过冰封的溪谷进入核弹头储存大楼。就算他们在那儿给他设下了如何丰盛的宴席,他都得硬着头皮上。


暴风雪已经停了,但是溪谷中依旧飞着雪。那样的景象让他不禁联想到那种装饰用的玻璃球里颠来倒去就会不断飘洒的雪花。天空显现出一种阴沉的蓝色,但是依旧能透过云彩看到满天的繁星。这是一个美丽却反常的景象,就像东边日出西边雨一样。
Snake用探雷器确定了一下地雷的位置,发现它们都还在原地。他贴着一侧的岩壁绕过雷区,朝着另一端的建筑进发。那辆被他击毁的Abrams坦克还在原地,车身因为爆炸而变得焦黑。那几个死去的炮手的尸身已经完全被大雪掩没,葬在这一片冰冷而寂静的雪冢之中。
核弹头保存大楼的装卸大门敞开着。那种好像是敌人有意为之的不祥预感再次涌上Snake的心头。他潜身在门的边沿,探头观察里面的情况。三个NBC士兵正从大厅中向停在斜坡上的货车搬运着货物。Snake想象不出来在这么深的积雪中他们怎么开动这些货运车。或许他们只是在为之后的什么情况做着准备。
Snake爬上斜坡,从兜里掏出一颗闪光弹,拔下保险,朝着卡车扔了过去。灼眼的闪光照亮了整个货舱,模糊中夹杂着三个士兵的惊叫。两个士兵立刻晕眩了过去,但是第三个跌跌撞撞地向别处跑去。他取下挂在肩上的FAMAS,漫无目标地扫射开来。Snake身体紧贴地面向前挪去,他在角度正当合适的瞬间用一发子弹要了那个士兵的命。
电梯很快就来到了地下一层。这一层和别处一样地寂静和空旷。Snake很是怀疑到底影子摩西雇佣了多少人?那些平民人质又都被安置在哪儿,是不是都成为洗脑后的奴役,抑或是,在这个基地的某处堆垒着众多尸首,正重演着纳粹集中营的惨剧?
Psycho Mantis的尸身还躺在指挥室的冰冷地毯上,没有被挪动过半寸。
他们根本不在乎那些伤亡的人,是吗?
在他走向秘密通道的途中,Meryl用手枪指着自己的脑袋那一幕再次闪回他的眼前,也许这一幕已经在他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已经不是那么轻松可以忘却的了。
地下岩洞过道依旧如之前的冰冷和潮湿,但是那些狼狗不再咆哮。它们兴许都在睡觉,尽管Snake已经对时间没有了任何概念。这个任务对他来说分分秒秒都弥足珍贵,从他登上这座岛屿到最后时限的来临。白昼与黑夜在这里已经失去了其实质的意义。Snake估摸着从他爬出冰冷的阿拉斯加冰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二小时。
他走出岩洞来到了通向通信塔的地下通道。在Meryl曾被袭击的地方,地上只剩下了一滩殷红的鲜血。那一刻的痛苦记忆再一次涌入Snake的脑海,他多么后悔自己没有把Meryl留在后面。假如她听从他的要求,假如他没有让她跟从,假如,假如……
“在我们的字典中就没有‘假如’‘但是’这样的词!”这是Miller教官的另一句警言。
在走近通信塔之前,Snake取下了肩头挂着的狙击枪,透过狙击镜,他看到两个士兵在之前Sniper Wolf偷袭他们的二层平台上来回巡逻。那两个人对称地反复交错,在平台中轴擦肩而过,然后各自走到另一端,之后再反向重复。
Snake的准星锁定一个士兵的脑袋,当两个人正好肩对肩的时候,他扣动了扳机。子弹穿过了较近的那个士兵的鬓角,接着宣判了另一个士兵的死刑。鲜血和脑浆飞溅在塔墙上。
一箭双雕。
Snake格外小心地接近塔的基层。他不希望再次犯同一个错误。不过这回再没有速降绳从上面垂下来,也没有敌人等着他。之前Sniper Wolf走出的那扇门需要一张六级的PAN卡。Snake用Otacon给他的卡划开了门锁,门滑向一侧,露出了一条灯光昏暗的走道。他窜进入口,立刻就注意到一台监视摄像头正朝着远处的墙壁,于是用SOCOM一枪射爆了它。
“Snake!”
又是那家伙,深喉!
“Snake!你在那儿吗?”
“是的。”
“通信塔里埋伏了很多守卫,小心!”
“我还没看到。”
“他们都在里面。我建议你上到顶层以后通过天桥到下一座塔。”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你到底是谁?”
“哦,在一楼的楼梯边上就有台自动机枪,记得在打开门的时候马上搞定它。”
“谢谢。”
“还有件事,假如你到了第二座通信塔,记得到三楼去。那儿的会议室里有便携式毒刺导弹发射器。恐怖分子们之前在那儿测试它,我确定它现在还在那里。”
“为什么我要拿这个毒刺发射器跑?”
“会派上用场的。”
“听着,不论你的名字是深喉或者其他什么的。我需要做的是潜入,一个导弹发射器实在太笨拙了。”
“这只是建议。顺便说一句,你有看过自己的口袋里有没有什么本不属于你的东西?”
“这是什么意思?”
“这只是个好提议而已。”
“我们是不是该见个面?”
“我不知道,也许吧。也许我们已经见过了。”
通信被切断了。Snake咒骂了一声,然后很不情愿地看了看自己的口袋。里面有手雷、C4炸药、几盒子弹、干粮还有……别的什么。它的尺寸和手雷差不多,但是却是他从来没见过的。这是个电子的设备,上面有一盏小小的LED灯闪烁着。
他居然带着个天杀的定时炸弹到处跑!
Snake把它扔向走廊,然后赶忙蹲倒。爆炸产生的威力可以抵上两根普通炸药。Snake将这个姿势保持了几秒,注意着附近守卫的动静。
深喉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Snake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继续向走道末端进发。在走廊的末端墙上挂着一卷绳索,也不知为什么,Snake可以说是下意识地打算带上它。既然要去爬二十几层的塔楼,也许绳索还真有派上用场的地方。他拿下绳子,将它盘在颈间。现在他又是肩上挂着狙击步枪,又是盘着绳子,只觉得自己像只负重的骡子。
Snake站在通向楼梯的门前,摆好SOCOM,然后打开门。一挺自动机枪——配备了武器的监视摄像头——正转向敞开的门口,准备分辨出现的是敌是友。Snake扬手一枪,打烂了那台机器。他关上身后的门,接着沿着楼梯拾阶而上。他将面对的是一段漫长的攀登,这让他想起了过去的远行拉练,在那些训练中他必须负重攀登高山来增加耐力。现在他又将再次体验这样的挑战,他装备着狙击枪、绳索、手枪、匕首、一袋雷和弹药,还有一件防弹背心。
至少他觉得自己能够所向披靡。
他刚刚爬上第五层,警报声突然响起。Snake心想估计不是因为他打坏的那挺自动机枪就是有人发现了平台上那两剧士兵的尸体。不论起因是什么,但至少他现在有伴了。Snake拔出SOCOM,确认了弹匣,然后继续前进。
七楼的门猛然打开,两个士兵冲了出来。他们还没来得及捕捉到Snake的身影,就已经双双被击中了。其中一个翻下扶手,直接摔下了好几层。
Snake知道自己从逃出牢房以来杀了太多的人。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受刑和Meryl的事而变得反应过激。
不,不是那样的,他告诉自己。时间紧迫!危机已经迫在眉睫,我不得不用极端的方式解决问题。
Snake加快了攀爬的步伐,跳过横在路上的尸体,走向第八层。当他到达第二十层的时候,他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双腿疼痛不堪了。他告诉自己只剩下最后七层,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继续前进。
突然,Snake瞥见第二十二层三个守卫的身影。这回他们发现了他,咆哮着将FAMAS向他倾泻。子弹射中Snake身后的墙壁,混凝土在冲击下纷纷爆裂飞溅。我们的特工飞身伏倒,掏出一枚闪光震眩弹扔上楼梯。而与此同时,那些士兵也正朝着他飞奔过来。
爆炸震碎了数级台阶,那些守卫从裂口落到了下面一层,然后又滚落了好几级台阶。从他们最后身体的姿势看来,很显然这群可怜的家伙不是扭断了脖子就是摔折了背脊。
Snake爬起身,确认了那个大洞周围台阶的情况,然后紧贴着墙壁绕过那些随时有可能坍落的阶石。他在二十一层的平台上停下脚步,啜饮一口水壶,然后嚼了一块口袋里的干粮。他之前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饥饿,但是现在节省食物更重要。
当Snake到达屋顶,等待他的是凛冽而刺骨的寒风。外面没有守卫,看来这次他能够很顺利地通过天桥到达另一座塔楼了。放眼望去,一座巨大的卫星天线发射台兀然突出在第二座塔楼的顶上,这座发射台承载着整个基地对外通信的任务。从塔顶可以俯瞰整个基地,回过头向海岸的方向望去,Snake看到了远端最早到达的机库,相隔一段溪谷是核弹头保存大楼,再是遮盖地下通道的雪原。他已经走了好长一段路。
Snake刚打算跨上冰冷的天桥,就听得一阵不断接近的翼刃回转的声音,他下意识的停下脚步。
我的上帝……!
一架Hind-D从第二座塔楼背后升起,半打五十七毫米非制导火箭弹吐着火舌从两侧挂架下的弹仓疾射向卫星天线。接着一阵剧烈的爆炸将Snake震飞出去。他用双手遮挡住头和眼,只能从双手的缝隙中看着倒塌的天线接收器砸向连接天桥,最终一同崩坏破裂成碎片坠落。
他通向第二座塔的唯一途径就这样灰飞烟灭。
Hind-D的扬声系统中传来狂戾的笑声:“此路不通,Solid!绕道!绕道!”
Liquid Snake!这个混蛋又在驾驶那架战机了。
直升机飞临第一座塔顶,将Snake置于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他站起身想飞奔向楼梯的入口,但是Liquid用一发Phalanga-P反坦克导弹将离开屋顶的最后希望与楼梯间一同化为了碎屑。
当烟雾散去,Snake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身上落满了碎片与尘屑。而战机的扬声系统中又再一次传来狂乱的笑声。直升机在他头上不断盘旋,而他只觉得自己像是别人刀刃下待宰的羔羊。他一个翻滚然后拔出SOCOM开始射击,尽管自己也知道这完全是只手搏虎的徒劳之举。
Liquid笑得更疯狂了:“你被吓傻了吗,兄弟?你认为你的小水枪对俄罗斯的尖端战机会有什么作用吗?”
Snake似是早已预见般地在Liquid开始扫射时起身狂奔。子弹击中他身后的地面,一直将他逼到了塔顶的边缘。他已经再无路可逃了——除了向下。
绳索!
Snake将绳索一头系在钢梁上,另一头扔下塔楼,即刻开始了一段漫长而艰难的攀爬。这本来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但是他从未尝试过在一架Hind-D的炮火下爬下二十七层的高塔!
当到达他估计的八层或是九层时,战机绕过塔楼,瞄准了他。
“看看墙上那只苍蝇!”Liquid讥讽道,“我就喜欢拍苍蝇!”
机炮的一阵扫射在Snake的脚下留下了一排斑驳的弹孔。他停止下滑,等到攻击停止以后才继续。Liquid只是在戏弄他,他原本早就能轻松地击中Snake,但是很显然这个恐怖分子的头目只是想吓破他的胆。
Snake停在了一根塔楼外侧的壁架上,他蹲伏在上面刚想做一个休整,战机又绕过了塔楼开始下一轮攻击。直升机一出现,他就伏下脸准备躲避机炮的扫射,但是这一次Liquid却朝着壁架的另一侧发射了一枚火箭弹。伴随着整座建筑剧烈晃动,他脚下的梁架崩裂成了碎片,将Snake直接甩向半空。要不是紧紧抓住了绳子,他现在就已经摔死了。
绳索止住了他下落的趋势,却拽得他的胳膊像要断了一样。他想要大声痛哭地嘶叫,但是他忍住没有让声音发出来。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绳索居然没有因为刚才的爆炸而断裂。他像一个钟摆那样摆动计数着那似乎是永远般漫长的时间,然而,这并不意味着Hind-D盘旋而来的速度会有任何地放缓。
快走啊!该死!别在这等死了!
他强迫自己继续下降。一把接着一把,每次挪下一尺,越来越低了……他会成功的……他必须成功……不但就只有死在这里!
Liquid的笑声不断回荡在半空,机关炮的子弹一直在Snake的身侧飞舞,但是并没有伤到他分毫。这让他更确信Liquid不是真的打算杀死他……至少是现在。也许这是他最大的失策。如果能的话,Snake决不会再给与他有第二次这样的机会。
当Snake来到离地面还有六层的高度时,战机再一次出现。这一次Liquid开始肆意地朝着塔楼倾泻火箭弹。爆炸在塔壁上点燃了一个又一个的火球,炙热的火焰烧灼这Snake的脸和手臂,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下降。
再低一点……再低一点……已经不远了!
直到他的双脚踏上积雪时,他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真的做到了。Snake松开双手,摔倒在冰冷的积雪里。他抓起一把雪,抹在自己脸上,面朝天感谢自己的幸运星。这时的积雪之于他被灼伤的皮肤,就像是一份冰冷的慰藉。
但是Liquid并没有就此罢手,Hind-D呼啸着飞低,瞄准了Snake所在的位置。
“快去第二座塔,兄弟!去吧!拿出你最好的本事来!”Liquid嘲讽道。
怀着对他的愤恨,Snake站起身确认无恙,然后向着第二座塔奔去。
两发Phalanga-P导弹从战机的弹舱中疾射而出,飞向Snake身前。他向一侧的跃身而出,俯倒在积雪里,躲开了扑面而来的热浪与碎屑。轰隆的爆炸震动了地面。碎片纷纷砸落在他身上,他几乎以为自己就要完了,但是这一切并没有发生。震动终于渐渐平息,空余下空中螺旋桨盘旋飞转的声音。
Snake将头抬出雪面,看到第二座塔楼的最下两层几乎全部沦为了废墟,只有熊熊烈火在夜色中舞动。要不是塔楼的结构足够坚固,它早就坍落倒塌了。但是不论如何,Liquid将Snake投入了另一个困境:如何穿过这座塔到达另一头的地下通道,前往Metal Gear的所在。
直升机已经失去了踪影。也许Liquid厌倦了这种无聊的猫鼠游戏。
Snake在一片瓦砾残墟中开掘出了一条通径,塔楼的阶梯并没有损坏,但是主入口和通向下层的楼梯却没有幸免。他又得继续向上爬了。
这次再没有准备逮他正着的自动机枪。他迅速跑到火焰尚未波及的三楼,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他可以依稀听见这一层某处传来的隐约响声,但是都传自远处。Snake对此并不在意,他闪身窜进走廊,开始寻找会议室。很显然,在一段小跑之后,他来到了会议室门口。Snake贴着门向里探听,但是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于是他将谨慎甩出九霄云天,走了进去。
正如深喉所说,一架装备了导弹的毒刺发射器就放在桌上,它的箱子被敞开着放在一边的地上。
Snake微微一笑,接通了Nastasha的频率。
“哈,我找到了样好东西——毒刺导弹!”
“很不错,Snake。但愿你不嫌它太过笨重。它装备了红、紫外线双色追踪自动制导系统,对吧?”
“看上去是的。我受过类似的训练。”
“那我想你是不需要什么指导了。”
“是的,女士。您劳心了。”
Nastasha笑了:“没事。”
切断通信以后,Snake扛起发射器,发现它比起NIKITA来说好拿多了。
现在他又办法搞定那架Hind-D了。
Snake回到楼梯上,开始向上攀登。他知道这是在冒险,没有人知道塔身的支撑会不会因为下面着火的几层而变得脆弱不堪。9·11事件的景象闪现在他眼前,他只希望相同的事情不会发生在他身上。双子塔是因为承受了客机撞击于其间树墩的汽油引燃的火焰,才倒塌坍落的,与他现在的状况完全不同:想到这里,Snake觉得相对放心了许多。
差不多是十五分钟后,Snake来到了塔楼的二十七层,此刻的他再一次感到精疲力竭。他停下脚步休息,喝了口水又吃了一块干粮。
右边突然传来脚步声。
Snake迅雷般拔出SOCOM。
“别开枪!是我!别开枪!”
但是Snake什么也没有看见。
“Snake,是我!”Otacon解除了隐形迷彩,他的身形显现在一尺外。
“Otacon!”Snake放下SOCOM,将它插进枪套:“你是怎么到这里的?”
“电梯啊!”
“但是第一层已经被毁掉了啊!”
“这就是为什么我乘电梯的原因啊。”
“能用?”
“嗯……你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就像一个电影里的大英雄!”
Snake斜倚在墙上,放松身体。但是一阵负罪感还是涌上心头:“不,你错了。在电影里,英雄总是能够保护那个女孩。”
“哦,你指的是Meryl?对不起……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Emmerich博士打开楼梯间的门,向下望了一眼:“后面没有追兵,你可以好好歇会儿。”
Snake一言不发。
“听着,我有一件事想要问你,这也是我跟着你这么远的目的。”
“什么?”
“你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
“这就是你要问的?”
“不,我的意思是……我……我只是想知道战士们是否会坠入爱河。”
这小子比他想象的更无聊:“你小子到底想说什么?”
“你认为是否会有爱情在战场上迸发?”
“这真是个蠢到家的问题,Otacon。但是告诉你,我认为是的。我想不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人们都能够相爱。但是假如你爱上了某人,你就必须能够保护他们。”
Otacon高兴地点点头:“我也这么想!”
Snake转了转眼睛,走向电梯。他按了一下按钮,但是电梯死死地停在下面某层:“我记得你说它能够工作。”
“真奇怪。之前还能用的。”Otacon也按下按钮,然而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我会下去看看的。交给我吧,我能修好它。”
“替我搞定它,好吗?”Snake盯着屋顶,“现在我要去料理一只烦人的苍蝇。”
“好的,交给我。祝你好运。哦,还有件事忘了告诉你。”
“什么事?”
“我的实验室本来有五件隐形迷彩的样品。你知道,我拿了一件。”
“是的,然后呢?”
“除去我现在穿的这件,应该还剩下四件。”
“这是一年级都会做的算术题,Otacon。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本想拿一件给你,于是我回到了实验室……然而,剩下四件都不见了。我只是想你应该知道一下。”
Snake皱了皱眉头看着他的新朋友,这家伙看上去就好像刚刚捡了半条命回来:“你看上去不太正常,你还好吧?”
“没事。我只要打开开关就很安全。我就假装自己不在这儿,那么我也就能安下心来。”他打开迷彩开关,消失在视野中。
Snake摇了摇头:“奇怪的逻辑。我就指靠你了。等会儿见。”接着他就跨进了楼梯间,爬上通向楼顶的最后一段楼梯。在楼顶迎接他的时一阵扑面的寒风,整个屋顶散布着之前天线接发器的碎片残骸。从燃烧着的下层飘向空中的阵阵黑烟预示着一场恶战即将上演。
“好了,混蛋,”Snake喃喃道,“现身吧。”
就如他所念叨的,螺旋桨盘旋的声响随着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屋顶的边沿升起。
“蛇终于还是要出洞的,”扬声器的声音盖过了战机的噪音,“准备好了吗,兄弟?”
“为什么要叫我兄弟?”Snake大吼道,“你他妈到底是谁?”
“我就是你!我是你的影子!”
“什么?”
“去问父亲吧!我会送你去地狱见他的!”话音未落,两枚S-5从弹仓中激射而出,飞向Snake所在的位置。他跃向一侧,就像一个扑向本垒的棒球运动员一般窜进深深的积雪。他将毒刺横在胸前,依靠背脊在光滑的雪面上滑行。震耳欲聋的爆炸撼动了整座建筑,他只担心屋顶会不会因此而坍陷。Snake靠着用双脚蹬住天线的碎片才止住下滑的趋势。借着残骸作为掩体,Snake蹲伏下身子准备好毒刺导弹。他将发射器架在肩头,瞄准”雌鹿”,借着打开了导航系统。
Liquid Snake一定也看到了对手的举动,他一把拉起操纵杆,试图将飞机升起。但是导弹发射器早已经做好了发射的准备,导弹已经锁定了它的猎物。
“现在谁要下地狱了,Liquid?”Snake边说边扣下扳机。
一发热感导弹呼啸着射出发射器,后坐力使得Snake猛然后退。纵使战机不断爬升,导弹循着它的轨迹追逐而上,直到命中直升机的底部。
虽然只持续了几秒钟,但是这景象却胜过了独立日的焰火。
“雌鹿”在一瞬间幻化成了一团火焰,金属和燃烧的碎片四散飞溅。余烬飘浮在空中,像是迷失了所知的去向,之后又突然变向盘旋飘落。
“真不错的火葬。”Snake自语道。
他走回楼梯间,入口的门早就被Liquid的导弹炸开。他接通了Emmerich的频率。
“Otacon?”
“嘿,Snake!我从窗口看到了一切!太神奇了!”
“很高兴你能喜欢。”
“但是Snake,我想我看到了有东西从驾驶舱里出来了。看上去是个人影。”
“你的意思是他还活着?”
“我也说不准。可能吧。”
“该死。那我们还有得是苦吃。”
“那啥,你可以下来了。电梯能用了。”
“你修好了?”
“不,这东西怪得很。它又自说自话地开始动了。现在你就能用它。”
“你的意思是我能从这幢建筑的底层前往安放Metal Gear的地方?”
“是的。前往那个地下格纳库的入口就在塔后雪原的另一头。记得坐电梯到三层,因为再下面就已经是一片火海了。你必须走楼梯下到地面。”
“好的。找个地方躲起来。”
“了解。电梯应该已经到塔顶了。”
“谢谢。中断。”
“好的。”
Snake来到第二十七层,按下了电梯的按钮。门扉洞开,里面空空如也。他走近电梯,按下标志三楼的键。
但是,他不是一个人。

 

十七章完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aa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