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剧情 >

MGS官方英文小说翻译(20)

时间:2009-07-05 05:14来源:MGCN 作者:brightxy 点击:
Chapter 20 随着电梯不断向下,Snake只觉得一股寒意渗入骨髓之中,尤其是对比之前熔炼室的高温。电梯门轰然打开,外边是一个灯光昏暗,顶高五十尺的巨大房间。整间房间中累放着数列航运货箱,看着就好象是大超市里

Chapter 20
随着电梯不断向下,Snake只觉得一股寒意渗入骨髓之中,尤其是对比之前熔炼室的高温。电梯门轰然打开,外边是一个灯光昏暗,顶高五十尺的巨大房间。整间房间中累放着数列航运货箱,看着就好象是大超市里的冷冻鲜肉区。Snake觉得这地方几乎跟外面暴风雪中的雪原一般冷。
“上校?Naomi?”
CODEC像是突然恢复了活气,Naomi博士的声音在那头响起:“怎么,Snake?”
Snake实在不是很想和她说什么,毕竟假若Miller教官所言为实的话,他就在变相地帮着叛国。他打算最大限度地把谈话内容控制在基础的问题上。“我在一个像是地下货仓的地方。他们把这儿弄得十分寒冷,气温应该在零度以下,你有任何相关资料吗?”
“我在地图上随时监控着你,Snake。但是我们的数据并没有每一块区域的具体功用细节。我只能猜想这里存放了一些不能暴露在室温下的材料。Mei Ling,你都听到了吧?”
“是的。Snake,你的体温使你在我的屏幕上呈现出一个红点。我想这里就只有你一个人。其他我看不到任……等等!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
“我看到一个巨大的热源在你所在的房间里。我不确定是不是有两三个人围在一起或者别的什么。不排除那是某种动物的可能性。”
“在移动吗?”Snake问。
“没有。等等,我看到更多的热源。一些……小的……它们正向着你的方向过来,Snake。”
“你所谓的‘小的’是多小?”
“比猫还小。但是绝对是活物。”
搞些什么?Snake检视面前开阔的房间,只能看到一行行整齐排列的巨大货箱。然后还有……一只黑色的飞鸟飞过货箱,在他头顶盘旋。
“这是只乌鸦,或者是渡鸦。”Snake自言自语,“等等,还有更多的。”
数以打计来势汹汹的渡鸦加入了之前那只的行列。结成一片黑云覆压在他的头顶上方,不断发出充满尖利而充满威胁的叫声。
Raven,这一定是他的杰作。
“欢迎光临,Kasack!”一个浑厚的声音从远方传来。Snake掏出SOCOM,小心翼翼地绕过一个货箱。萨满巨人坐在一个巨大的货箱顶上,膝头横放着火神机关炮。“路到头了,明白吗,朋友?”他一声呼喊,所有的渡鸦都群集到了他身边。这群黑鸟大部分停在周遭的箱顶,少数落在他的肩头,像是回应一般嘶叫着。“听见没,Snake。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Snake牙关紧咬,朝着地面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我还以为上次的见面的时候已经送你下地狱了。”
巨人大笑起来:“那并不是真正的战斗!渡鸦们和我都想试试你是怎样的一个家伙。现在他们已经承认你是一个真正的战士了。”话音尚未散去,他额头上的鸟形胎记开始渐渐剥落、变大,挣脱了他的头颅,飞向Snake。
Snake下意识地一闪身:“这难道是我的幻觉?”
那个幻象在Snake头顶崩坏碎裂,接着一只活渡鸦也向着他飞来。它缓缓落在Snake肩头,Snake本想伸手驱赶,去发现自己的身体怎么也动不了。不论如何努力,他的肌肉都拒绝服从大脑的指挥!
“我动不了了!”他试着张口言语。显然萨满在他身上试了什么邪恶的咒术。
Raven微微一笑:“你血管中流淌着来自东方的血液。你的祖先生长在蒙古荒原上。因纽特人和日本人本是远亲,我们有着同样的先祖。”
“我可没有乌鸦亲戚。”Snake切齿道。
“你别不承认了,虽然乌鸦和蛇确实一直是对头。至少你是个值得敬仰的对手。你也生活在阿拉斯加,那你一定听说过爱斯基摩——印第安奥林匹克吧?”Raven一个响指,停在Snake肩头的渡鸦一振双翼朝着它的主人飞去。随之Snake被禁锢的身体也恢复了正常,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是的。看来你该是吃鲸皮大赛的常客。”
“哈哈哈!你说对了。不过此外我还有一个拿手好戏,那就是‘耳朵拔河’。双方选手需要在极度的寒冷中拽对方的耳朵。比起身体力量,它更考验你的意志。”
Snake的鄙夷溢于言表:“你就喜欢拽别人的耳朵?”
Vulcan Raven耸耸肩:“虽然形式不同,但是其间的精神是一样的。享受它吧,Snake!这将会是一场精彩绝伦的决斗!”
Snake迈出一步:“这决不会精彩,杀戮就是杀戮,随你说得再冠冕堂皇也不会改变!”
“好吧,我来看看你的身手有没有你嘴巴利索!”
话音未落,Vulcan Raven举起M61A1开始向Snake倾射20毫米口径的子弹。借着他对对手的判断,还有多年作战的经验,Snake纵身跃向一侧,适时地躲过了扑面而来的火舌。借着这一身势,他稳稳地着落在一个货箱后面。
Raven停止扫射,开口大笑起来:“很好,Snake!这玩意儿我这辈子都学不来。不过你要想连失败都躲过的话,是不可能的!”
Snake迅速从兜里掏出一枚闪光弹,挑开保险扔过货箱。手雷在落地之前就爆裂开来,乌鸦们因强光与震眩而发出凄厉的叫号声。Snake可以听见那些遍附羽毛的身体落到地上的声音,但是不知这对它们的头儿有什么效果。Snake侧耳期待着一个预示他胜利的声响。
“你伤害了我的家人,”他听到的只有巨人的怒号,“你的小把戏伤不到我分毫。我承认它是让我失去了几秒钟的视力,但是你再不可能让这招得逞了。介于你的所作所为,我保证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的!”
那个大家伙像是见了红的公牛,绕着货箱开始高速狂奔。Snake也曾试着对他开枪,但萨满轻松地用他的机关炮挡开了飞来的子弹。他手中的火神炮不仅有着一辆小车般的巨大体积,还有着在高速回转时足以抵挡子弹的硬度。更可怕的是,就算体型巨大如此般,Raven都能健步如飞。
Snake转身迈步飞奔。
“就这样!像个懦夫一样屁滚尿流!”
操他个狗娘养的!Snake骂道。他并不是因为懦弱而跑,他只是撤退以找寻反击的机会。形势越来越不利,而Snake仍无计可施。他希望自己有带上NIKITA或者“毒刺”,但是他早在之前就把这些笨重的东西丢下了。再想回头去取那是不可能的。
他还带着狙击枪。Snake从肩头取下步枪,检查了一下弹匣里的子弹。然后他攀上一个货箱,俯倒在顶上。他可以看到Raven硕大的身体沿着一列集装箱边跑过,找寻着他的猎物。Snake用PSG-1瞄准他的头,稳住准心,然后扣动扳机。然而,一只不知从何处飞来的渡鸦用它的利爪在那一瞬间扫过了枪管。子弹擦过巨人的耳朵,绽出一点血花,并没有如预期般命中目标。Vulcan Raven回应般地举枪朝着Snake所在的方向扫射。Snake尽全力压低身子,只听得子弹命中箱体的砰响和撕裂他周围空气的利啸。巨人一步步地走近,Snake别无选择,只得从箱顶翻落,继续夺命狂奔。
不幸的是,数发子弹击中了他的背部,他只觉得好像是三四把大锤轮番砸中他的背脊;Snake的身体因冲击力而跌仆向前,面朝下重重地落在地上。大概一秒钟的恍惚之后,他的意识被萨满不断接近的沉重脚步声拉回现实。背上的痛楚依然强烈,但是好在防弹衣阻止了子弹的进一步穿透。他还活着!
别磨蹭了!
Snake挣扎着站起身,跃到另一个货箱后面。
哦,见鬼!他不禁嘶喊。他的背上像是火烧火燎般疼痛。防弹背心尽管救了他的命,但并不表示它能够减轻被射中所造成的疼痛。遭受如此的冲击,就算断上几根肋骨也不足为奇。
火神炮倾泻而出的子弹大多落在了Snake所在的货箱另一侧。
“你已无处可躲,Snake!下次就轮到你的脑袋了,到时候看你拿什么抵挡子弹!”
Snake窜向一边,不断在阵列的箱体间穿行,最终蜷身在接近后墙的一个铁箱之后。尽管知道作用不大,他还是掏出一枚闪光弹,拉开保险之后顺着过道扔了过去。它在Vulcan Raven出现在走道末端的瞬间炸裂。这回巨人发出痛苦的嘶叫,但是他更为狂怒地从弥漫的烟雾中疾奔而出。旋转尖啸着的火神炮肆虐着倾涌在后墙上,然而此时Snake已经闪身到了另一个货箱之后。他绕道到了之前Raven被手雷闪中的地点。那边的箱子已经被炸开了一个洞,掉出了存放其中的大砍刀地雷!
Snake伸手拿了两个。在巨人发现之前,他来到了仓库的另一侧。几次折返之后,他又窜进了另一条路径,最终在接近货物电梯的一个巨大货柜边停下脚步。他将地雷安放在货箱上与自己头齐高的位置,又从口袋里找出C4炸药安放在其中一颗地雷边上,将它调为遥控模式之后把引爆频率设置成与自己CODEC相同的频率。
接下来该是把那个大家伙引过来的时候了。Snake听到一声熟悉的嚣叫,只见一只渡鸦在头顶盘旋。他掏出枪,不带任何怜悯地将它打落。
“Snake,”巨人震怒了,“你敢伤害我的亲人!”
沉重的脚步声不断逼近,Snake悠哉地绕过货箱,靠近货运电梯。他双膝跪地,像是极其痛苦般蜷曲着身体。与此同时,他的一只手则在CODEC面板上,随时准备引爆。
不出几秒钟,萨满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转角,耳朵上的伤口已经使得他的整个上身披上了一层殷红,令他更显得凶险可畏。
“啊哈,就算有防弹衣,我的子弹到底还是伤到你了。为自己祈祷吧,Snake。一切即将结束。尽管你已竭尽全力,但是这远远不够。再见吧,战士!”
Vulcan Raven举起M61A1,准备发动他最后一轮扫射。也正在此时,Snake按下了CODEC上的按钮。
C4炸药在一瞬间炸裂,引发了放置在巨人脸侧的大砍刀地雷。爆炸令得整个货仓一颤,轰响在这个封闭的空间中不断回转,久久方才退淡。
尚存的渡鸦惊恐而凄厉地鸣叫着,不断盘旋,最终群集在那个已经奄奄一息的巨人身上。
Snake站起身,走向萨满。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还一息尚存,但是也已垂垂将暮。
“真的……被头儿言中了,”他挣扎着张开嘴,“我……已经再没有……继续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了。但是我的身体……不会留在这个地方。我的灵魂与肉体……将与渡鸦……同在。”
群鸦齐声戾叫着。
“这样……我就将回归生养我的自然之母的怀抱……”巨人缓缓抬起手臂,从兜里掏出了一样物件。他将它递给Snake:“给,拿上这个。它能帮你打开后门,带你……到你想去的地方。”
Snake伸手接过,那是七级的PAN卡:“为什么?”
“你不是生自自然的‘蛇’。你和头儿……你们来自另一个世界……一个我不想去知晓的世界……去吧,和他一决高下……我会在天上看着你们的。”
“你是一个令人敬畏的人,我不会忘记你的。”
巨人充满血丝的双眼紧紧盯着Snake,他猛地一阵咳嗽,身体因剧痛而颤缩。这时Snake方才注意到自己造成的破坏之大:他的肋骨与脏器已经依稀可见,很显然他的大限即刻将至。
“那个死在你面前的人……并不是DARPA的局长。”
“什么?”
“那是Decoy Octopus。猎狐犬的一员。”
Snake吃了一惊。直到此时,那两具尸体的谜团终于昭然揭示。
“他……是一个伪装天才……他甚至模仿目标到血液。这就是为什么他抽干了局长的血液……输入自己体内。但是,他还是骗不过……死神。”
“死神?”Snake以为他因失血过多而失去了理智,“但是你们为何又要大费周章地去假扮局长?”
Raven试图微笑,却还是没能做到:“剩下的谜题……要你自己去发掘了。Snake……在自然界,从来没有无止尽的杀戮……但是你是个例外。”
“你想说什么?”
“你的前路永远没有终点。你的每一步……都是由数不尽的对手的鲜血与枯骨铺就的。”
Snake不打算继续拜领这些。他转身背向那个已经一脚踏进鬼门关的家伙,朝着货仓的出口走去。
“那些怨魂决不会……平息!”巨人用尽最后一丝气息喊道,向他的对手赌下毒咒,“你将永不得安宁!听到没有,Snake?我的灵魂将永远注视着你!”
那一瞬,所有的渡鸦涌向它们的首领,将他完全覆盖了起来。Snake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群鸦做着一件他从未目睹,甚至从未能想象的事。
在一阵啸叫之后,群鸦突然一齐飞起。然而它们飞腾之处,Vulcan Raven已经完完全全地消失了。渡鸦围着萨满倒下之处盘旋数周之后,最终隐入货仓一侧的黑暗中。
“见……”
Snake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但是一切都是事实。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继续向目标进发。尽管他是个无神论者,但是他知道爱斯基摩-印第安人相信这些稀奇古怪的魔法。这也许就是他们的什么把戏。
“Snake?”
Miller教官再次出现在CODEC那头。
“怎么了?”
“把你的监视器关上。我有些关于Naomi Hunter的消息。”
还没等Snake来得及,Campbell上校就介入了他们的谈话:“Naomi怎么了?”
“该死!”Miller嘟囔了一句。
Snake叹了一口气,再没有必要玩什么把戏了:“上校,Naomi在吗?”
“不,她正在打盹。Miller教官,我们这几个小时以来一直试图联系你,你去哪儿了?”
“我,嗯……一直跟Snake在单独联系,上校。”
“这不是我们所计划的。我们应该合作。”
Miller教官清了清喉咙:“好吧,上校。”Snake只觉得气氛有些奇怪,常理来说他的教官和上校交情一直不错。
“你都调查到了关于Naomi的什么事情?”
“好吧。也许也该让上校知道这些了。”
“是的,”SNake表示同意,“继续,教官。”
“怎么说呢,用最简单的话说,就是我们见到的Naomi博士并不是真正的Naomi Hunter。”
“什么?说下去!”
“我觉得她的背景有些蹊跷,于是去查了一下。”
Campbell看上去对此有些怀疑,但又希望听他说下去:“然后呢?”
“Naomi Hunter博士却有其人,或者说应该是曾有其人。但绝非我们所认识的那个。真正的Naomi Hunter已经在中东某地失踪,我们所知的只不过是一个冒用她身份的赝品。”
“那么,她真正的身份是什么?”
“很有可能是个……间谍。也许就是被指派来破坏这次行动的。”
“你想说的是她是恐怖分子的一员?”
“我不相信这些。但是我觉得她有可能在为猎狐犬工作。”Snake插嘴道。
“你也认为她是这次起义的成员?”
“不排除为其他组织工作的可能。”
“其他组织?这不可……”
“快将她逮捕,上校。”Miller建议道。
“什么?我——”
“她背叛了我们。一定得逮捕她,查出她受谁指使。”
“要是她真的是内鬼,那我们就有麻烦了……”
Snake听出上校的华语并不单单指博士的身份,他正为另一个不曾提及的事情担心着,“什么意思,上校?”
“没什么。”
“呃,上校,”Miller追问道,“你是不是让她参与了什么重要机密之类的事?”
Campbell没有回答。
“是不是跟DARPA局长和Arms重工总裁的神秘死亡有关?”Miller继续刨根问底。
“我……我不知道。”上校答道,但这显然不能让人信服。
一阵沉默之后,Miller开口了:“不论如何,我们不能再让她继续参与这次任务了。”
“等等,”Campbell争辩道,“没有她我们不可能完成这次任务。”
“我就知道,”Snake冷冷地说,“你果然隐瞒了实情。”
“不,不是那样的……我会从她那儿弄明白的。”
Miller说道,“抓紧时间。我们得尽快弄清楚到底她是谁,有什么目的。”
“我明白。Snake,给我一些时间。”
“我没时间听你解释了,上校。”Snake切断CODEC通信,用PAN卡打开了货仓出口的大门。


20章完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aa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