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剧情 >

MGS官方英文小说翻译(21)

时间:2009-07-05 05:14来源:MGCN 作者:brightxy 点击:
Chapter 21 Naomi Hunter博士结束她的小睡,准备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她尝试着忘记痛苦与负罪感,却始终无法将它们驱出脑海。她的大脑在刚刚过去的数个小时中备受煎熬,没有办法让它有个停歇。而且她很清楚接下来的事

Chapter 21
Naomi Hunter博士结束她的小睡,准备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她尝试着忘记痛苦与负罪感,却始终无法将它们驱出脑海。她的大脑在刚刚过去的数个小时中备受煎熬,没有办法让它有个停歇。而且她很清楚接下来的事情会更加棘手,悲剧不可避免地将要上演。
她真的希望能够用宿醉来消解纠结不去的痛苦,最好是一剂琴酒配上奎宁水和柠檬。想着想着,这些不禁让她涎流。不仅仅是那令人销魂的美妙滋味,更因为酒精能够麻痹她脆弱不堪的神经末梢。她明白自己离一脚踏进那痛苦炼狱已经不远,更决不会有任何机会逃脱。
Campbell上校走进指挥室,站在她的身后。
“Naomi。”
她没有转过椅子去面对他,相反地,她一直紧盯着电脑屏幕上的Snake穿过冰冷的货仓前往Metal Gear所在的维护基地。
“怎么了,上校?”
“指战部一致决定中止你的工作。”他的声音严苛而直接。很显然这是个命令。
“长官?”
“Naomi,现在……有人打算……问你几个问题。”
直到这时,她才转过座椅。她完全没有想到,上校身后站着一个严阵以待的军警。“为什么?谁想见我?”
“这艘潜艇上的安全部员,为国防部效力。你应该知道的。”
“有什么事要质问我?”
“现在,Naomi,”上校对军警点点头,后者跨上一步,“他会护送您过去的。”
她没有料到事情会这么早地败露。Hunter博士看到Campbell眼中弥漫着失望与愤怒。她无从选择,只能点点头然后站起身随着那个士兵走出房间。


Snake用七级的PAN卡打开了货仓出口的大门,此时出现在他眼前是一条向地面延伸的通道。影子摩西有着远胜于洛杉矶魔幻城堡的盘曲密道,而这也更明确了这座基地绝非单纯的核废料储藏基地的事实。看来直接明了的这次任务,也因而蒙上了一层不确定的阴影。随着线索的不断累积,Snake可以确信这次行动之名下一定掩藏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Miller教官已经给了他很多的提示,甚至就连Vulcan Raven也告诉他真相并不如所见般简单。
忘了它们吧,他心想。只管搞定者该死的工作就是了。
在即将来到通道末端的时候,他突然注意到了出口上方的自动机枪。而同时,它也感应到了Snake。它像是惊醒般突然转向他所在的位置。镜头和枪管不断检视通道以寻觅任何移动的物体,但是此时Snake已经闪入墙边的阴影中。他缓缓伸手掏出一枚干扰手雷,它能够干扰摄像机的感应能力,但是对机枪不起任何作用。不过,好歹解决一点是一点。Snake拔出拉环,顺手抛出,看着它在临近门口处爆炸开来。然后他一步跨到走廊中央,确定机枪还没有发现他,于是拔出SOCOM,一下将自动机枪从基座上打落下来。
用PAN卡打开通道出口的大门,Snake又穿过了一座冗长的金属悬桥。接下来出现在他眼前的景象让这个经验老道的战士也不禁咋舌。他置身如此巨大的空间之中,他还是头一遭,这样的场景只能让人想象到星球大战或是日本动漫。这不得不让人感叹是现代高科技鬼斧神工般的创造力。但是即便如此,若把这座宏伟的建筑与此刻他面前的那头金属巨兽相比,就又是小巫见大巫。仰看它时的那一种睨视一切的气势,恐怕就只有罗斯莫尔山、泰姬陵和美西大峡谷能与之比肩。
Metal Gear REX,有着和史前几千万年那与之同名的爬虫表兄一般的巨大身躯。Snake估摸着它至少有二十米高,六米宽,有着宽广的肩胛和无比强壮的“双腿”。它的右臂上安装着一门十八点五米口径轨道炮,Snake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一枚核导弹已经在炮膛之中蓄势待发。而它的左侧则是可以装配各种武器的圆桶状固定架。整个Metal Gear REX没有任何能被称之为“头”的部分,代替之的是两肩之间延伸突出的,供驾驶员乘坐的座舱。
光凭这样更本无法估测这台机体装配了何种武器。Snake所能看到的只有鼻端大约三十毫米口径的机炮,座舱附近固定的陶式反步兵制导导弹发射器。当然,如果这玩意儿的基本配置和Snake之前面对过的Metal Gear相似的话,在这个庞然巨兽身上的某处就肯定安装着能够切碎任何阻挡它行进路线的障碍的高能激光。他猜想一定会是Arms重工的V17火神式高聚能切割激光。
光是这些也许还不够有震摄力,但是环视四周你就会发现,从REX平台左侧一个小瀑布上正不断汩汩涌出一种深黑污浊的液体,沿着沟渠环绕平台四周;很显然那是某种被污染的废料。他的CODEC上安装了盖革放射计,于是他冒险从横跨沟渠的天桥上。他跪在桥沿启动CODEC,盖革计显示他脚下的液体充斥着强放射性物质。也许呆在这个屋子里还不至太过危险,但是绝对不会有谁想去里面畅游一下的。那深浊的液体看上去就好像是流沙般,久饥待饲地张开黑洞洞的巨口,随时准备吞噬任何陷入其中的物体。
Snake站起身子,方才察觉到这个地方居然连一个守卫都没有。整一个机库只有他和REX,这绝不寻常。所有人都到哪里去了?他抬起头,发现在后墙上有一面巨大的观察窗,玻璃的另一头亮着灯光,他能够撇到一个人影从窗边走开,消失在他的视野中。Snake猜想那应该是控制室,整个行动的主控核心。假如他的直觉没有错的话,那里面肯定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窗口的下方横亘着一条人行天桥,而窗一侧的那扇金属门显然是控制室的入口。
“Snake,是我。”CODEC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出Otacon的频率。
“你找到地方躲起来了?”
“是的,多亏这件隐形迷彩。看起来他们好像将Metal Gear准备就绪了。”
“你怎么知道?”
“我偷听到的。你现在在哪?”
“就在它脚下!但是我觉得有些异样。”
“怎么说?”
“这边一个人都没有。没有守卫,没人巡逻。太过安静了。”
“也许因为一切都已就绪。他们说PAL密码已经成功输入了。”
“我现在改怎么做?”
“我们所能做的只有启动Baker告诉你的僭越控制系统了。”
Snake暗暗咒了一句。“但是我只有一张密码卡。而且听Ocelot说其中藏着什么把戏。”
“没事,交给我。”
“你有办法?”
“是的,我现在在主计算机室,我会试着去接入Baker的个人文件。”
“Baker的文件?但是你得有他的密码!”
“当然,这个肯定有办法解决。”
那个家伙的天才总能让Snake吃上一惊:“你是个黑客?”
“当然。这个词用在我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那就是说你一定能搞定它?”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
“那就交给你了,我会跟你保持联络的。”
Snake切断通信,开始观察整个机库的结构。很显然,最好的通向主控室的方法是爬上Metal Gear。在底层有着一个类似机场常用的那种移动楼梯。他可以将梯子推到REX右脚一侧,顺着阶梯爬上去,来到机体膝盖的位置,接下来通向腰部和躯干的路径就会相对容易许多。在再一次确定周围没有卫兵之后,他来到滑动楼梯边上。Snake很庆幸轮子没有发出吱嘎的尖响,尽管已经十分轻微的响声还是在这个封闭的空间中不断低沉地回响。梯子一就位,Snake就一个健步冲上二十级高的台阶,抓住REX退侧,攀上了巨兽的膝盖。
尽管REX由防弹钢制成的外壁难以攀附,但是它并没有类似汽车的圆滑表面。Metal Gear的设计更多地借鉴了变形金刚和前星球大战时代科幻片中的宇宙飞船。这架双足坦克毫不避讳它作为一台纯机械产物的身份,张扬着它粗犷的线条。
Snake花了几分钟时间确定了一下行进的路线,他打算先攀上REX的前胸,然后顺着右臂上到肩部的平台上。就在他完成了这段路线的时候,CODEC一头响起了Otacon的声音。
“Snake,是我。”
“进展如何?”
“不赖。我已经突破了Baker的第三级安全系统。他还真是个谨慎的家伙。”
“你认为你能很快搞定它吗?”
“至今还没有过我搞不定的情况。”
“好的。继续干。我现在就坐在Metal Gear的脑袋上。”
Otacon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不得不承认它是我为之骄傲的一件作品。相当有震撼力,难道不是吗?”
“是的,但仅限于不考虑那只需一个按钮就能扫平一个城市的可怕事实。”
“哦,我想是的。它已经装载就绪了,是吗?”
“看来是的。”
“那我的加把劲了。再给我几分钟。”
Snake目不转睛地盯着从观察窗和那扇开着的门下方经过的天桥,控制室里的灯光依旧亮着,他能够清楚地看到里面不断来回的人影。要想到达天桥,除了从REX的头部跳过去以外,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两者之间大概有八尺远,在平时来说轻而易举,但是Snake绝不想有任何闪失。他尽可能地接近REX的鼻翼的最远端——驾驶舱——来开始助跑,然后纵身从平台的边缘飞跃而起,以一个接近奥运会级别的跳跃飞过间隙。他用双手紧紧抓住平台的边缘。Snake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小一会儿,一直不敢往下俯瞰,因为大约他下方十五米的地方就是废料池。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接着双臂一使劲,爬上了人行天桥。
“Snake,我做到了!”
Snake蜷伏在天桥的贴墙的角落,以防里面的人碰巧往外看。他接通了CODEC,“你突破他的安保系统了?”
“对头!”
“太棒了!你都找到些什么?”
“我接入了Metal Gear的机密文件。”
“有没有找到关于PAL系统的信息?”
“还没。”
“我要得是那个!”
“但是Snake,我找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什么?”
“核武器背后的秘密!如我所料,他们将核弹头设计成通过轨道炮推进发射。由于不需要任何燃料,它就不能被称作是导弹,自然所有的国际协定也对它无效。”
“还真够用心良苦的。”
“但是这的确很有效。不过这还不是这玩意儿最可怕的地方。”
“洗耳恭听。”
“它还是隐形武器!”
“你的意思是雷达侦测不到它?”
“是的!事实上隐形导弹的研发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开始了。但是他们一直无法实现,只因为导弹的推进系统。敌人可以借由此通过卫星捕捉到它们。但是轨道炮解决了这个问题。现今任何的弹道导弹侦测系统对它都没有任何效果。”
“所以它就是一颗‘看不见’的核弹?”
“没错。根本无法预计。而且它的头部装配的是用以摧毁地下工事的地表穿透式的弹头。这种武器的诞生意味着世界的末日。”
Snake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俯瞰着那个庞然大物:“这就是传说中的终极武器吗?而且从政治角度上说,还避过了国际核裁减和核调查。上校?你都听到了吧?”
Campbell的声音插了进来:“我在这,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
“要是这些信息流传出去,恐怕不仅START-III的签署得搁浅,这样的国际事件估计美国政府也担待不起吧?”
Otacon表示同意:“是的,那样的事态将会相当棘手。美国将会受到联合国的指责,估计总统也得引咎辞职。”
“这些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上校?”
Campbell犹豫了一下:“我很抱歉。”
Snake只觉得胸口一阵隐痛,就好像让人给扎了一般。有时候,朋友的背叛造成的伤甚过别的一切:“上校,你变了。”Snake再没有别的话能够说了。
“我不想再找借口了。”
“Snake,听我说,”Otacon打破了僵局,“这种新式的核武器从来没有被测试过,它仅仅接受过模拟试验。”
“你的意思是他们只用过计算机模型测试?”
“是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进行这次试验。他们需要真实试验数据来验证模拟的结果。”
“试验的结果如何?你知道吗?”
“看上去结果比他们预想的还要好。但是我没法找到数据。如此重要的数据怎么可能在这儿一放了之。”
Snake想起了一样东西:“我知道了。Baker总裁给了我一张保存有所有试验数据的光碟。”
Campbell突然大声说道:“什么?它还在你手上吗?”
“不。被Ocelot拿去了。”
“见鬼!”
Otacon继续道:“恐怖分子已经将试验弹头换成了真的弹头。一旦输入起爆密码,他们就随时可以发射。”
“你认为他们能够成功?”
“是的。试验弹头本来就是实弹头的替代品,所以我认为他们有这个能力。”
“那你有没有发现如何取消起爆密码?”
“还没。这应该会在别的文件里。我正在浏览Baker的个人文件。Snake,我想我找到了Baker的最终动机。”
“我敢打赌他是想一夜暴富。”
“嗯,这只是一部分。Arms重工现在的经济状况已经糟糕得出乎我的意料了。你知道,他们在下一代喷气式战机开发的竞标中落了选,再加上战略防御开支的削减……看来他们同时还在进行一场与对立公司就并购问题的谈判。”
“于是乎这场试验就成了一切的关键。”
“而且看来我们给DARPA局长的腰包里也塞了不少钱。”
“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是的,此外Baker还是核威慑论的坚定支持者。”
“我明白了。”Snake摇摇头,“上校?你是不是还想说你一无所知?”
“并不全是,Snake。但是,我确实知道对立公司的并购谈判,而Baker正竭力阻止它的发生。我也知道他和Anderson在一条船上。”
“好吧。Otacon?”
“怎么?”
“快找僭越起爆系统的办法!”
“是!”
Snake切断了通信。他还真想一把拧断Campbell的脖子。那个男人到底向他隐瞒了多少东西?会不会这整个行动只是在给Arms重工保存颜面?太不要脸了!要不是当下随时可能发生的核打击,Snake还真就打算拍拍屁股走人回家了。
但是现在绝不是抱怨的时候。都走到这一步的Snake再没有回头的余地。他不能放弃。即使他对人类的同情心已经到了一个无以复减的程度,他也不能纵容恐怖分子毁灭这个世界。
Snake站稳脚步,蹑足来到观察窗的一侧。控制室里布满了计算机终端和服务器工作站……还有两个让人过目不忘的家伙——Liquid Snake和Revolver Ocelot。他们站在位于控制室中央,连通在一个独立工作站上的三台笔记本电脑前。为了听清他们的对话,Snake冒险来到那扇敞开的门侧。在这个位置,他能够清楚地听到他们的一词一句。
“——的时候告诉我。”Liquid如是说。
“好的。我已经输入了PAL代码,核弹的保险也已经打开。”Ocelot边说边用他仅剩的一只手摆弄着笔记本键盘。他的右手裹满了绷带,悬在身侧:“我们随时可以发射。”
Liquid慢慢走离工作站:“到现在为止华盛顿还没有答复我们。看来我们不得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了。”
“目标是俄罗斯的切尔诺顿吗?”
“不是,计划有点小变动。新目标是天朝的和谐泊。”
“为什么,头儿?”
“我想不管是你还是Gurlukovich先生都不希望看到一颗核弹落在自己亲爱的祖国土地上吧?”
Ocelot耸耸肩:“但是为什么选那儿?那儿什么都没有啊。”
“非也,那是个核试验基地。如果我们对着大城市发射的话,接下来就没戏唱了。但是在试验基地的核爆炸是可以忽悠下公众的。同时华盛顿也不得不担心来自天朝的报复性打击。”
Ocelot微微一笑:“这恐怕会让两国元首不得不进行一次最高机密的谈判了吧?”
“当然。到时我们的总统先生就不得不向天朝人承认这个足以打破现今核均势的新型武器的存在了。你想想到时美国的颜面何在?当然还有我们的大总统先生。”
“那么根据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那意味着天朝和印度……我明白了!”Ocelot斜倚着桌面,双臂交盘,充满敬意地看着他的上司。
“是的。等到别的国家听闻了这件新武器的消息,他们就会来联系我们的。华盛顿克不会希望他们自己的系统被拿来待价而沽。总统到时一定会妥协的。他会满足我们的要求的。”
“Big Boss的遗体和十亿美金……”
十亿美金!Snake闭起眼睛,难以想象策划如此阴谋的人要有多少坏脑筋。
“这些钱足够拿来治愈我们的基因士兵了。此外,我还在条件里加上了FoxDie的疫苗。”
Ocelot嘀咕了一句:“FoxDie。就是这东西弄死了Octopus和Arms重工的总裁。那么看来它会首先在年岁大的家伙身上起效。Mantis会没事估计是因为他总带着面具。”
“Wolf也没有被感染。大概是因为她整天嗑镇定剂。”
“会不会是跟体内肾上腺素的浓度有关?或者说FoxDie还在试验阶段,连他们也还没来得及搞定所有的漏洞?”
FoxDie是个什么鬼东西?Snake不禁心生疑问。
Liquid做了个手势,表示他准备对计划做些修正:“不论如何,你联系过你的Spetsnaz战友了没?Sergei Gurlukocvich上校怎么说?”
“他还在怀疑Metal Gear的实力。他打算在看到Metal Gear的试射成功之后再和我们谈。”
“果然是个谨慎的家伙。”Liquid语带讥讽。
“这没啥好担心的。上校太需要Metal Gear还有新核武器了,他忍受不了如此的诱惑的。假如俄罗斯想重拾它曾经的超级军事实力,他们就必须增强核军备。他们需要的是不能被拦截的核武器。Metal Gear可以赋予他们无与伦比的核先制能力。”
“他们因为常规军力不争气,就想靠核武器来撑起一个国家的军事力量?那个Gurlukovich,他根本就不是个军人,只能算政客而已。”
“也许是吧,但是是他提供的我们雌鹿和重型火力。”
“他还有手下的上千个士兵。如果能有他们的加入,我们将拥有一支可观的抵抗力量。这是我们额外的人力——自从Mantis死了之后,我们对基因士兵的洗脑已经一日不如一日了。我为我们的士气感到担心。也许和俄罗斯人结盟会是个好选择。”
Ocelot皱了皱眉,“你在说什么?”
“我们那儿也不去了。我们要以此为根据地。接下来将是一场持久战。”
“我们还是可以逃……”
Liquid摇摇头:“我们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而且我们将与Gurlukovich的部队结盟。”
“什么?难道你要与全世界为敌?”
“那又如何?我们可以从这里向世界上任何一方土地发射核弹——而且它们既不会被雷达捕捉,也不能被拦截!更重要的是,这座基地有的是核弹头。一旦我们拿到DNA和钱,这个世界就是我们的!”
“但是头儿,那你对Gurlukovich的承诺呢?”
Liquid背向Ocelot,朝着观察窗走去,使得Snake不得不躲开他的视线。“我对大俄罗斯的复兴没有兴趣。”
“你不是想实现Big Boss的夙愿吗?”
“Ocelot,你看穿了我所想的。从今天起,你可以叫这个地方Outer Heaven。”
Snake不禁一阵冷战。这个名字对他再熟悉不过。那些久久不愿散去的罪恶怨灵又开始在历史的舞台上蠢蠢欲动了。
Outer Heaven……Big Boss的夙愿……我的天!
“头儿,”Ocelot问道,“你就不担心PAL被取消?如果指令被再次输入,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别担心。DARPA局长和Arms重工总裁都已经死了。”
“Snake知道如何启用僭越起爆系统吗?”
“他身上根本没有什么密码卡之类的东西。”
“好的。那么就没有人能阻止Metal Gear了。”Liquid有走到了那三台笔记本电脑前。
“还有,我们怎么处理那个女人?要我去杀了她吗?”
“让她活着。她是Campbell上校的侄女,Snake很关心她。我们可以拿她做我们的王牌。”
Meryl!她还活着!
Snake突然间有种难以抑制的冲动,想要一头冲进控制室,当面质问这两个猎狐犬的恐怖分子Meryl的所在。此外,他还想拧断他们的脖子,将他们仍进Metal Gear脚下的废料池里。但他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动作,CODEC就响了起来。
“Snake,我找到了!Baker的最高机密文件!”
“干得好,Otacon!”
“你在哪?”
“我在控制室的外边。他们已经输入了PAL指令了。我们怎么才能取消它?”
“好的。你知道总裁说的僭越系统吧?它也可以被用来输入取消命令。”
“房间里有三台笔记本电脑,那就是僭越系统吗?”
“是的!现在假如你在核弹头被激活的状态下输入,发射就能被取消。但假如你在未被激活的情况下输入,它就会被激活。你最好马上开始,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但是应该有三张密码卡吧?问题是我只有一张。”
“等等!你要知道,那只是个小花招而已!其实三张卡都在你手上!”
Snake已经没有耐性听他在那儿打哑谜了:“你小子到底想说什么?”
“这张密码卡是用记忆合金制成的。你知道,这种材料在不同温度下会改变形状。这就是密码卡的把戏。”
Snake从装备带上拿出那张卡,仔细检视着它。怎么看上去它都不像是藏着什么特殊的秘密:“就是这张卡吗?”
“对!它在不同温度下会变成不同形状。其实是张三合一卡!”
“神奇。那么我该怎么做?”
“你看到控制室中央的那些输入终端了吗?”
“是的。”
“那三台笔记本终端就是用来在紧急时刻输入指令的。每一个屏幕上都有一个记号,每个对应一种密码卡。”
Snake掏出望远镜,小心地贴在窗前。Ocelot和Liquid现在正背朝着他,于是乎他能够将视野拉近到笔记本上。
“你需要按照从左到右的顺序输入指令,最左边的应该是常温卡。看到那个标记了吗?”
Snake锁定在一个黑白的标记上:“是的。”
“接下来是低温卡,最右边的是高温卡。”很显然,第二个标记呈现蓝色,而最后一个是红色的。
Snake收起望远镜:“好的,我明白了。先改变卡的形状,然后按顺序输入,没错吧?”
“没错。你只需要把卡插进去。在你把密码卡插入驱动器的时候,它就会读取上面的信息。一旦三张卡的数据都输入了以后,指令的输入就完成了。注意这张卡你只能用三次,每次对应一个终端!”
Campbell突然插嘴:“整个世界就指望这一张小卡片了!”
“明白,我——”
突然间警报响彻整个维护基地。从屋顶射下一道探照灯束,在快速扫过走道之后,锁定在Snake身上。他居然出乎意料地被控制室里的一台监控摄像机发现了!
Ocelot一声怒喝:“谁在那儿?!”,同时左手顺势抽出左轮手枪,朝肩膀露出门沿的Snake开了一枪。Snake闪到一侧,下意识地想拔出SOCOM,但是糟糕的事发生了,他错手将密码卡掉了!他惊恐地看着小小的卡片飞过Metal Gear身侧,落进漆黑的放射池。
“见鬼!卡掉进排水渠了!”
在他身后,控制室的门被砰的一声紧紧合上。Snake转过身,只看见Liquid在玻璃的另一侧幸灾乐祸:“很好,Snake!”Snake调转枪口指向他的敌人。“这是防弹玻璃!别做无用功了!让我在这里欣赏你华丽的破灭吧!”
Campbell在CODEC的一头大声疾呼:“Snake,你必须把密码卡找回来!”
Snake的枪口依旧指着Liquid,尽管他知道这没有任何意义,但是他的怒火和不满需要释放。他举枪瞄准探照灯,扣动扳机,然后奔向走道的一头,想要找一个下去的途径。
到底他还是躲不了在那玩意儿里游泳……

 


二十一章完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aa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