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剧情 >

MGS官方英文小说翻译(22)

时间:2009-07-05 05:14来源:MGCN 作者:brightxy 点击:
Chapter 22 人行过道的尽头并没有可供他向下攀爬的途径。这个过道仅仅是一个容许控制室内的人员检查下方维护情况的平台。突然,金属门后传来交织重响的厚重脚步声。Snake双手紧握SOCOM,单膝跪地,瞄准随时可能被打

Chapter 22
人行过道的尽头并没有可供他向下攀爬的途径。这个过道仅仅是一个容许控制室内的人员检查下方维护情况的平台。突然,金属门后传来交织重响的厚重脚步声。Snake双手紧握SOCOM,单膝跪地,瞄准随时可能被打开的门口。在门滑向一侧的瞬间,他扣下扳机,朝着出现的守卫倾斜他的子弹。在剩下的士兵意识到关门之前,三个守卫已经被Snake击倒。逞着敌人还没来得及增援,Snake狂奔至过道的中央,纵身跃上Metal Gear的顶部。他沿着巨兽的胸口快步而下,然后从它膝头跳到下方的平台上。接下来唯一能困扰他的只有恐惧了。
Snake按下了CODEC的发信按钮:“Nastasha,你在吗?”
“是的,Snake。”
“你对放射性水源了解多少?它有多危险?我本想问Hunter博士的,但是她,嗯……帮不了忙。”
“关于这个,Snake。得看它的放射强度有多高了。你的CODEC上装了盖革计,没错吧?”
“是的,显示是红色级别。”
“那就比较棘手了。”
该死。“在造成持久损伤前我能在里面呆多久?”
“不好说。必须如此吗?”
“没错!”
“那最好不要超过十秒。十五道二十秒是极限。如果更久的话麻烦就大了。”
“我就想知道这个,谢了。”
Snake给CODEC设定好二十秒的倒计时,戴上夜视镜,然后将SOCOM插进枪套。接着,他不带任何犹豫地,深吸一口气,潜入大致是密码卡掉落位置的水域。在混浊与黑暗的废液中,他几乎没法看清任何东西,于是他打开小照明灯。依靠它的光线与夜视仪的红外探测功能,他现在可以看到前方大约六尺范围内的事物。这个废液渠里遍布着不可名状的废物,金属碎片、杂物,还有稀泥。Snake只觉得自己就像在阴沟里游泳。
他希望沟渠里粘滞的液体能给他帮点忙。如果没有液体流动,卡片就不会被冲到别的地方去,下沉的速度也会减缓,这些都能给Snake争取一点宝贵的时间。他及其勉强地花了四整秒时间才“游”——如果能被称为是游的话——到了满是渣滓的底部。
在那儿呢?快!快找到它!
这就像在一组拼图中找一张不属于其中的图案,在众多废弃的物件中,遍布着许许多多类似密码卡的金属片。Snake在抓起一堆之后才发现它们的形状根本不对。
他瞟了一眼计时器,已经过去九秒了。
Snake不知道放射素在他身上是否产生了效果。他感觉不到任何异状——至少还没感觉到。
快点!专心!
他俯身在一堆废物之上,双手不断翻找。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完成这个糟糕的任务并安然离开。有一瞬间他的心脏几乎就要因狂喜而越出胸口,只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形似密码卡的东西,然而事实上那只是一张无用的三级PAN安保卡。
只剩下七秒钟了,不成功则成仁。
他在像是在海洋底部腐殖层中觅食的鱼类一般,匍匐穿过一片肮脏的碎屑,不断捡起又丢弃那些并不是他所寻觅的东西。接着——在还剩三秒钟的时候——他终于看见了。Snake抓起密码卡,确认正是他所找的目标,紧接着奋力朝着水面游去。
Snake在计时器跳转成负一的那一瞬间跃出水面,他爬出水渠,趴在平台上,甩干身上的液体。他感觉不到任何不适。他明白这些在接受医疗团队检查前是无法确知的,只希望Nastasha Romanenko说的时限能有五秒的误差。
守卫的增援至今没有出现。整个实验室空无一人,只有REX静静地站在他的面前。Snake摘下夜视仪,将密码卡插进装备带,重新开始攀爬Metal Gear,因为他需要回到控制室。有过一次尝试之后,这次的过程简单了许多,尽管他在污泥中耗去了大量的体力。一踏上过道,Snake便朝着观察窗的另一侧望去,但是Liquid和Ocelot早已经不在那里。他打开口袋,拿出一颗破片手雷,拉开保险,朝着紧闭的门扔去,然后立马转身冲向平台的另一头。爆炸将门整个从门框中推了出来,还将平台炸去了一块。Snake小心地接近入口,跨开双脚在缺口两侧,用力地将门板拉出来,任由之落向下面的平台。
控制室安静而冷清,Snake来到三台笔记本前,从装备带上取出密码卡,插进最左边的电脑里。一个女声从笔记本的音箱中响起:“PAL一号代码已输入,等待二号PAL代码。”
好了,第一步搞定。
接下来他需要去冷冻这张卡。Snake环视四周,想看看能否找到什么能用来制冷的东西。但是这个地方甚至连台冰箱都没有。他在CODEC上输入了Otacon的频率。
“Snake?”
“我他妈怎么才能冷冻这张卡?”
“你找到它了?太棒了!”
“我已经输入了第一台电脑,现在我得冷冻它,有什么办法没?”
“嗯,我想你得把它在寒冷的环境里放几分钟。这附近有没有什么比较冷的地方?你能把它带到外面的雪地里去吗?”
Snake揉揉下巴,这地方估计不久就会被大量的士兵包围,搞不好Liquid和Ocelot也会回来:“我不知道。也许我可以去之前的货仓——我想哪儿够冷了。而且不算太远。”突然他想起了第三个解除代码的要求,“那么我还得跑一趟来将它加热?”
“没错。”
Snake不禁一颤:“要想让它变形得要多热?”
“相当热。不至于让它熔化,但十分接近。”
Snake咒骂了一句,突然意识到他只需要再跑一趟熔炼炉。
“Snake如果货仓是你能想到的唯一选择的话,那就最好抓紧了!加油!”
他就怕Otacon说这句话。“了解。我就出发。”Snake喃喃道.
Snake贴着地下隧道的墙壁小心地接近货仓后门。铁门敞开着,他可以听见从里面传出来的人声。Snake小心地探出头,看到三个穿着雪地制服头戴黑色头套的“太空海豹”。其中两个合力抬着一个大箱子,还有一个捧着一个笨重的方形容器。他们离Snake并不太远,因此他可以清楚地听到他们的对话。
“这东西放哪儿?”
“就放那边。头儿说他很快就会过来拿。”
“还有一个呢?”
“那个入侵者偷了它。我们不知道他拿去做什么用了。”
“看来我们也就是给他们打打下手的。我都觉得烦了。”
“我也是。”
“我不了解你的感受,但是至少我已经不像两天前那么对这个新上司充满期待了。”
“同感。”
“听说有人撂挑子不干了。”
“在这种天气里能走的了?怎么做到的?”
“他们开走了一些雪地车。”
“走吧,回去了。头儿说那个入侵者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焰火秀马上就要开始了。”
“很可惜那些人质们看不到。”
人质?Snake下意识地竖起了耳朵。
其中一个笑了起来:“我们可以给他们台闭路电视看看,就像CNN那样现场直播。”
“就算是真的在CNN上播,我也不觉得意外。”
“在那样的地下工事里他们难不成还想指望总统级的待遇?”
“我在开玩笑呢,白痴。我们才不会给人质们电视看呢,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得寸进尺,再问我们要什么法国大餐?”
另两个大笑起来,接着三人便越走越远,声音渐渐消淡了。Snake等了一会儿,在确认他们都离开了之后,走进了冰冷的货仓。
地下工事,会在哪儿呢……
Snake接通了CODEC:“Otacon?”
“怎么?”
“你在哪儿?”
“我还在计算机室,我怕你还会要我帮忙。”
“好主意。嘿,你听说过地下工事吗?他们把人质都安置在那里。”
“他们都在那儿?我还正担心呢。”
“你知道那地方在哪儿吗?”
“我想是的。要是我想得没错的话,工事的入口在外边,接近地下通道通向停车场的入口,但是那地方是给死死地封住的。此外应该还有个地下入口,但是我不知道位置。”
“这就交给你了。我想在我终结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后也该顺便解救下他们。”
Otacon笑了:“你还真周到。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货仓,我在冷冻密码卡。”
Snake掏出卡片,将它放在一个容器的顶上。他充满惊奇地看着它慢慢在他面前改变形状:“变形要花多久?”
“在这种温度下应该不超过一两分钟吧。”
“好的。等我回指挥室的时候会通知你的。”
“了解。”
Snake切断通信,然后点了一支烟。为什么不好好享受下这个短暂的休息呢?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嘟囔着这时候有得抽就行,然后突然注意到了守卫搬来的两个箱子。它们都封得严严实实的,但是却被他用费尔班塞克斯战术刀不废吹灰之力地将盖子挑开。在那个方形容器里装着各种各样的爆炸性武器:C4、大砍刀地雷、破片手雷,还有闪光弹。是时候补充下装备了,于是Snake尽可能多地将它们塞进自己的口袋,然后将他的注意力投向那个大箱子。
好家伙!里面装着又一台Arms重工的毒刺导弹发射器和三发导弹。Snake微微一笑,碾灭烟头,然后合上盖子。他预感这玩意儿肯定会派上用场,但是现在他得把它藏起来不让Liquid有机会拿到。这个箱子非常沉,但是Snake有把握将它拿到维护基地去。
密码卡渐渐改变了形状,隐隐显出一些淡蓝色。Snake将它塞回装备带,然后扛起装着“毒刺”的箱子。


回到维护实验室,Snake遍视整个房间,决定将“毒刺”藏在在西墙下的一些机件储藏容器中。乍一看来那个箱子与周围的容器别无二致,除非刻意寻找,不然他坚信决不会有人发现。
实验室里依旧没有守卫的身影。他在货仓里听到的话正印证了Liquid之前所说的,Psycho Mantis洗脑的效力已经越来越弱了。一部分士兵开始准备叛逃,而且,更多的也开始恢复自己的意识,甚至可能会背叛他们的猎狐犬“革命者”。但是Snake决不指望说Liquid和Ocelot会因此而投降。他终究还是得亲自了结这个任务。
再次爬上Metal Gear,Snake又来到了控制室。密码卡仍旧冰冷,他顺利地将卡片插入第二台笔记本。
那个人工的女声响起:“PAL二号代码已输入,等待三号PAL代码。”
Snake按下CODEC通话钮,接通了Otacon的频率。
“怎样了,Snake?”
“一切顺利。第二套代码已经输入,我正在去熔炼室的路上,这次会有点远,应该会多花点时间。你找到地下工事的入口没有?”
“还没。我找到了一堆关于基地布局的文件。别急,我会搞定的。”
Snake切断通信,走出房门。他一路爬下Metal Gear,走进隧道,这时他的CODEC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出Miller教官的频率。
“教官,怎么了?”
“Snake,我发现了一些关于Naomi Hunter的东西。”
“那你应该告诉上校。他正对这事负责。”
“关掉你的监视器,Snake。”
他照做了:“好了。现在没人能听见了。说吧。”
“对不起,我不想让Campbell知道这些。”
“好的。到底怎么了?”
“我有朋友在五角大楼。他告诉我DIA最近正在研发一种新的暗杀武器。”
“暗杀武器?什么意思?”
“Snake,你听说过FoxDie吗?”
“就刚才。我听到Liquid和Ocelot谈到这个名字。”
“好的,这是一种只针对特定目标人群的病毒。我不清楚细节,但是——”
“教官,我现在没时间管这些没头没脑的东西。你到底想说什么?”
“太相似了。”
“什么?”
“死因。你难道不觉得Arms重工总裁和DARPA局长,呃……我的意思是Decoy Octopu。他们看上去不都是因心肌梗塞而死的吗?”
“是的。”
“一般来说,FoxDie受害者的一般表现也是心肌梗塞。”
Snake突然停下脚步,倚靠在货仓门前的墙上:“你的意思是Naomi跟着个有关?”
“Snake,回忆一下。Naomi有没有给过你注射之类的?”
该死。那个纳米计算机。
“她是做这些最有便利的人,但是我不知道动机是什么。”
“上校知道吗?”
“我不确定。”
“好吧。那我来问问他。”Snake调整了一下通信频率:“上校?”
“怎么,Snake?”他的声音听上去疲惫而紧张。
“关于Naomi有什么新的情况?”
“她现在境况糟糕。我们发现她一直在向影子摩西发送代码信息。我也不愿相信,但是看来她确实为恐怖分子工作。”
“你确定?”
“我想是的。她现在正在接受审讯。”
“哪种类型的审讯?”
“嗯……”Campbell叹了一口气,“我不想太粗鲁,但是我们在潜艇上没有硫喷妥钠(译注:Sodium Pentothal,一种吐真剂)。”
“有什么进展立刻告诉我。”Snake将频率调回Miller教官:“教官,看来不妙。”
“那么那都是真的?”
“Naomi……我不敢相信。你认为她是病毒的制作者之一?”
“还能有谁?它的攻击是基于基因层面的。举个例子,猎狐犬成员的基因可能就是目标。”
“我的天……”
“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可能会有某种疫苗?”
“我想是的。”
“那么,我敢打赌她一定有FoxDie疫苗。我们一定得找到它。”
“听着,我现在有更值得担心的事。你为什么对这个如此在意?”
“Snake,你也许也被感染了!”
但是我又能做些什么?Snake抑制住吼出这句话的冲动,“对不起,我现在只能让上校搞定这些了。我得出发了。”
他关闭CODEC,走进货仓。
正当Snake加速穿过货仓的时候,他的CODEC突然响了起来,LED显示屏上出的是一个未知频率。
“Snake,能听到吗?我是Naomi。”
他放慢脚步,伸手按下通信钮:“Naomi!怎么回事?”
她的声音柔和而急切:“上校他们正忙着,我通过另外一个CODEC在与你通话。”
“Naomi,上校说的都是真的?”
博士犹豫了一下:“是的……但是我并不全在撒谎。”
Snake眯起眼睛:“你到底是谁?”
“我也不知道。”
“快说。”
“真的,事实上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我对我的真实姓名、我的父母的样貌都一无所知。我所有的个人信息都是买来的。但是我进入遗传基因学科的原因是真的。”
“噢,我明白了。因为你想了解你自己,是吗?”
她没有理睬对方语气中的讽刺:“没错。我想知道我来自何处,还有我的年龄、种族背景……所有的一切。”
“Naomi……”
“我,一个脏兮兮的小孤儿,上世纪八十年代被人在罗得西亚收养。”
“罗得西亚?你指的是津巴布韦?”
“对。罗得西亚直到1965年都一直被英国所占领,因此那儿有很多印度裔的劳工。我想我的肤色就是因此而来的,但是我一直没有可以确知的证据。”
Snake决定不因交谈而耽搁自己前往维护实验室。他边保持着通话边向着目的地快速地进发:“Naomi,你对自己的过去太在意了。从现在的自己开始了解难道不好吗?”
“了解现在的自己?为什么?从没有人试着了解我过!”她深吸一口气以平息自己失控的情感,然后继续说道,“我一直就是这么孤零零地过来的……直到我认识了大哥和……他。”
“你大哥?”
“是的。Frank Jaegar。”
“什么?”
“你听得没错,就是Frank Jaegar,那个被你硬生生毁掉的男人。当他在赞比西河岸捡到我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少年兵。那时我因为饥饿而奄奄一息,他将自己一半的干粮分给了我。从此以后他就是我的兄长和我唯一的亲人。”
“Gray Fox……”他只觉得自己胃中一阵翻涌。
“Frank和我,我们共同经历了风风雨雨。他一直保护着我。他是我与过去……唯一的羁绊。”
“是他将你带回了美国?”
“不。那个人来到的时候我正在莫桑比克。”
“那个人?你说的是Big Boss?”
“是的。他将我们带到了‘自由之国’——美利坚合众国。”
Snake一边听着她的故事,一边穿过货仓来到了地下隧道。
“但是他和大哥之后又回到了非洲继续他们的战斗。也就是那时……你杀死了我的恩人,又将大哥变成了废人。为了复仇,我加入了猎狐犬。我知道那是我想要找到你最好的机会,我一直为着那么一天的到来而祈祷。为此我整整等了两年。”
“为了杀掉我?那就是你所关心的一切?”
“是的。一点不错。两年来……你一直是我所念所想,那感受几乎让我疯狂。”
不知为何,这些话语深深地让Snake感到痛苦。他突然对博士产生了一种感同身受,但是现在一切都改变了:“你还恨我吗?”
“我说不清。也许……我错怪了你。”
“那Liquid他们呢?”
“我不会放过他们!”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Naomi……那个博士不是你杀的吧?那个用Gray Fox做人体实验的。”
“Clark博士?不,那是Frank干的。我只是在事后帮他掩盖了真相,并将他藏了起来。”
短暂地沉默之后,Snake开口了:“那么那个忍者——我的意思是Gray Fox,他是来杀我的?”
“我不这么认为。我想他为的是来和你战斗。之前我一直不敢确定,但是现在我明白了。一场和你的最后决战……那是他最后的追求。我敢确定。”
Snake停下脚步,斜倚在通道的墙上。“Fox……不……”关于那个老朋友的回忆突然闪回眼前,但是所有的记忆最终都被那个包裹在强化骨骼中的身影所替代——机械忍者。“Naomi,关于那个东西……”
“你想说FoxDie?”
“是的。”
“FoxDie是一种只针对特定人群的逆转录酶病毒。它首先感染目标人体的巨噬细胞。通过蛋白质工程,病毒拥有‘智能’酶,能够对目标体内特定基因结构做出识别。”
“那些酶能够辨认目标的DNA?”
“是的。一旦确认之后这些病毒就被激活了,之后它们就通过巨噬细胞不断合成TNF-ε。”
“嗯?”
“那是一种癌变坏死因子,可以导致细胞坏死的多肽类物质。当这种TNF-ε随血液循环被输送到心脏的时候,它会与心肌细胞上的TNF受体结合。”
“然后……就引发了心肌梗塞?”
“心肌细胞在受到刺激后引发大规模的细胞凋亡,导致目标的死亡。”
“细胞凋亡。就是说是那些心肌细胞群体自杀……Naomi,我也是你要杀死的目标之一,没错吧?”
她没有回答。Snake只听到了一声抽噎。
“我还剩多久?”他问。她还没有做出回答,Snake再次开口:“Naomi,我并不怪你。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还有事得做。”
“听着,Snake……FoxDie的使用并不是由我决定的。”
“不是你?”
“不。被注射FoxDie是你这次任务的一部分。我本想让你知道这个。而且,事实远非那么简单……我真正想告诉你的是——”
她的话被一个突然响起的男声打断:“嘿!你在干什么?”
Naomi尖叫起来,紧接着传来扭打的声音。她的CODEC掉在了地上,出现在Snake那头显示屏上的只剩下“雪花”。
“Naomi?怎么回事?Naomi!”
这时Campbell上校接了进来。通信再次清洗起来:“Snake,我不能准许Naomi进行任何未被批准的通信。”
“怎么了,上校?”
“Naomi已经被从这次行动中除名了。”
“她怎么了?”Snake大喊道,“她说FoxDie是这次行动的一部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要跟她通话!”
“不行。她已经被捕了。”
Snake不禁怒火中烧:“上校!你出卖我!”
“Snake,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解释了!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现在你必须阻止Metal Gear!你听懂了吗?”
“明白!再明白不过,上校。我现在就去!”
Snake关上通信器,走进维护实验室。没花多少工夫确认守备,他便飞身爬上Metal Gear,接着跳至过道,走进指挥室。
三台笔记本还在工作台上,等待着有人输入第三组代码。Snake掏出加热后的PAL密码卡,插入最右边的电脑。
“PAL三号代码确认,”那个声音说道,“PAL代码输入完毕。起爆代码激活。准备发射。”
“什么?”Snake叫道,“不!怎么可能?我应该取消了它才对!”他双手抓起计算机,狠狠地将它拿在手中摇着,“你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一扇安保门突然紧紧关上,替代了原来被炸坏的那扇。门合紧时的撞击声在房间里肆意地回响。紧接着维护实验室里所有的灯光骤然亮起。
Metal Gear醒了!

 


第二十二章完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aa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