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剧情 >

MGS官方英文小说翻译(24)

时间:2009-07-05 05:14来源:MGCN 作者:brightxy 点击:
Chapter 24 烟尘渐渐消散,Snake睁开双眼,出现在他视野中的是一个横亘着砖砾与钢梁,仅靠闪烁的火光维持光亮的黑暗房间。而他现在正躺在一个似乎有些熟悉的坚硬物体上。 他原本穿着的潜入服已经被脱掉了,他现在上

Chapter 24
烟尘渐渐消散,Snake睁开双眼,出现在他视野中的是一个横亘着砖砾与钢梁,仅靠闪烁的火光维持光亮的黑暗房间。而他现在正躺在一个似乎有些熟悉的坚硬物体上。
他原本穿着的潜入服已经被脱掉了,他现在上身赤裸,只穿着紧身裤。
“又睡过了,Snake?”
Snake循声望去,只见Liquid站在二十尺外,也只穿着紧身裤。
“Liquid,”Snake呻吟道,“你还活着?”
“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死。”
Snake用手肘支起身子,尽管他伤痕累累的身体并没有受什么特别严重的伤,但是他却觉得好像自己的身体像是已经被人拿大锤锤了好几天一般。
“很不幸。看来你的‘革命’是泡汤了。”
“Metal Gear的毁灭并不意味着我斗争的结束。”
Snake坐起身子:“斗争?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世界。一个像我们这样的战士能够得到应得的尊重的世界。”
“那只是Big Boss的一厢情愿而已。”
“那是他的宿愿!在他还年轻的冷战时代,全世界都需要我们这样的战士。我们受到尊重,我们的付出得到回报。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自从那群谎言家和伪君子执掌这个世界,战争就失去了它本处的样子。这个世界再不需要我们。我们遭人唾弃,我们无处容身。你一定也有过这样的感受吧。”
直到此时,Snake才意识到自己的所在。他和Liquid现在都在倾倒的Metal Gear顶上。Liquid趁着他昏迷的时候将他拽到了维护实验室的最高点。
Liquid指着已经瘫痪了的REX:“在我得到那十亿美金之后,我们就可以将混乱与荣誉带回这个软弱的世界。到时候冲突孳生,旧仇新怨纠结,正是我们崛起的时机。”
Snake因为他荒诞的观点不禁叹了一口气:“有人类的地方自然有战争的存在。”
“关键在于——势力的均衡。父亲知道怎样的平衡恰到好处。”
“那就是你的理由?”
“对我们这样的战士来说这还不够吗?”
Snake站了起来,他本预料的不平衡感并没有出现,相反他的身体似乎恢复了大半。现在他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我不需要那种世界!”
“哈!你撒谎!不然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就算你的上司背叛了你,你都继续服从他的命令?我来告诉你你为什么来这里!因为你喜欢杀戮!”
“什么?!”
“你想否认?难道不是你杀了我这么多的部下?”
“那是自——”
“我一直在观察你杀人时的神情!”Liquid笑起来,“你的脸上洋溢着战斗的愉悦。”
Snake摇摇头:“你错了。”
“你生来就是个杀手。你不能否认这个事实!我们本就是为此而被创造的。”
“创造?”
“魔童计划!恶魔之子!这就是那个计划的名字。它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就开始了。他们的目的是人为地创造最强大的战士。他们选中的模板就是那个当时被公认为世界上最伟大战士的人!”
“Big Boss……”
Liquid貌似乐在其中,说着他又踏前一步,绘声绘色地开始讲他的故事:“在他们着手实施那个计划的时候,父亲正巧因为在战斗中负伤而陷入昏迷。于是他们借助二十世纪的克隆技术,和超级试管婴儿技术,利用父亲的细胞制造了我们。”
那家伙都在说些什么?
“超级试管婴儿技术?”
“他们用父亲的一个体细胞使卵子受精,然后将受精卵增殖成八个克隆婴儿。接着他们将这些克隆体植入某人的子宫,接着人工剔除其中的六个来维持胎儿的正常发育。而你我就是这八胞胎中之二!”
Liquid的话让Snake觉得自己的火气又一下子涌了上来。他多希望自己听到的都是谎言,但是很显然Liquid说的都是实话。
“他们牺牲了六个兄弟来创造我们俩。我们在出生之前就参与了一场谋杀!”Liquid微微扬起嘴角,“于是乎我们两个DNA完全相同的受精卵存活了下来。但是……一切还没结束。”说完,Liquid嘴角的微笑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凄厉的嘶吼:“他们把我当作了一只小白鼠!为的是创造一个集中表达显性基因的你!而我获得的……就只有所有的隐形基因!你在出生之前就夺走了我的一切!”
Snake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握紧拳头等着Liquid说下去。
“但是……我们并不是他唯二的骨血。”
“什么?”
“那些基因士兵,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携带着他的遗传因子。不过,他们与我们并不尽相同,因为他们是数字的。随着人类基因计划的成型,我们生命的秘密也就不再是秘密了。托父亲的福,他们成功的识别出了超过六十个‘战士基因’,这些基因能够决定你从战略素养到‘杀手本能’的各个方面。这些基因都通过基因疗法被植入了次世代特种部队成员体内。这就是他们成为基因战士的过程。没错,Snake!你四处屠戮的士兵都是我们的兄弟,跟我们有着同样的基因!他们的基因被人工地对父亲的碱基序列加以模拟,他们的诞生也是无数牺牲的结果。”
“牺牲?”
“人体实验。那是……1991年的海湾战争,军方秘密地为士兵注入战士基因。那在数以千计的归国士兵中爆发的海湾战争综合征便是那次实验的副作用。”
Snake打断了他的话:“不,众所周知海湾战争综合征是由于军方使用的反坦克贫铀弹引起的。”
“那只是五角大楼拿来忽悠民众的!先说是创伤后应激障碍,后来又改口成生化武器。直到最后毒气监测小组和抗沙林针剂的出现都只是为了掩盖这一系列的基因试验。”
“那么说,那些老兵反映的所谓的‘海湾战争婴儿’都是——”
“没错,那些都是我们的姐妹兄弟。”
“那基因士兵的存在就意味着这个实验成功了?”
“成功?别傻了!那只是个彻底的失败!我们已经到了灭绝的边缘了!”
“什么?”
“你难道没有听说过非对称性原则?自然界倾向于不对称。所有现今已灭绝的物种都曾呈现出对称性的迹象。而基因士兵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也包括我和你。我们现在都站在灭绝的悬崖边上,不知道这种情况将在何时引发何种疾病。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得到老爹的基因信息。”
“你想得到Big Boss的基因来拯救你的家人?真让人感动。”Snake的话语中弥漫着讽刺的意味。
“自然界中,同一个家族的成员并不会互相交配,但是它们会互相协助生存下去。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样增加了将基因传给下一代的几率。血亲间的利他行为是一种对自然选择的适应,这就是所谓的‘自私基因’学说。”
“你想说是你的基因让你想去拯救那些基因士兵?”
Liquid没有理会他的挖苦:“基因的力量是不可违抗的。那就是命!所有生物存在的意义就仅仅是将祖辈的基因传递下去。这就是为什么我遵从自己基因的指示。但是,我要超越这一切的桎梏,打破所谓次品的宿命。”Liquid顿了一顿,然后低声补充道,“不过……首先我得杀了你。看看你身后吧,Snake。”
Snake谨慎地转过头去,看到一个躺在轨道炮顶的身影,那是一个红发的女子。
“Meryl!她还活着?”
“我想是的。至少几小时前她还是活着的。那个可怜的姑娘不断喊着你的名字。真是愚蠢,居然爱上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男人。”
“我有名字!”
“不!我们没有过去,更没有未来。就算我们曾有,那也并不真是我们的。我们只是父亲的复制品而已。”
“放Meryl走!”
“等我们处理完这些事。时间估计也差不多了。”
“你指的是FoxDie?”
“不。看来国防部已经知道Metal Gear被毁的事实了。他们再也没有什么值得顾虑的事,甚至连战斗损毁评估都不必做了。要是你想弄清楚点,何不问问你那位好上司呢?”
Snake本不想这么做,但是最后还是按下了CODEC的发信钮:“上校,能听见吗?”
“是的,我听着呢。”
“国防部到底在搞些什么?回答我,上校!”
“国防部长Houseman已经完全接管了这次行动。他现在正搭乘预警机前来。”
“来干嘛?”
“炸毁整个基地。”
“什么?”
“不仅如此。B-2轰炸机已经从马里兰空军基地出发,它们携带着B61-13战术核钻地弹。”
“但是Metal Gear已经毁了啊!告诉Houseman!快报告他啊!”
“Houseman已经听闻了Naomi的背叛,对FoxDie很担心。再加上Metal Gear已经毁了,核打击的威胁也接解除了。他会用一切手段掩盖所发生的这一切。”
“然后他就打算用一颗核弹把所有的证据,连同所有知情的人一起给……”
“别担心,Snake!我会阻止核打击的。”
“你打算怎么做?”
“虽然说我手上根本没啥实权,但是怎么说我也还是这次行动的官方指挥。只要我签署一个推迟打击的命令,就能打乱指挥系统的运作,这样至少能给你匀出些时间逃出去!”
“但是上校,那样的话你就会——”
“我没事的。国防部其实早就开始对猎狐犬进行调查了。他们在恐怖袭击之前将Meryl调去就是为了控制我。”
“那群畜牲!”
Campbell叹了口气:“对不起。他们以她的性命为由要挟我合作。你快走吧,Snake!”
“你确定?这样可不是闹着玩的。”
“别担心。我至少也得为之前的谎言赎罪。”
“上校……”
“我这就下令取消轰炸。事已至此,再不能耽搁了。而且——嘿!你想干——”
CODEC的显示器突然间断线了。Snake边咒骂边在手里甩动着。一会儿以后,Mei Ling疲惫的面容出现在屏幕上。
“Snake!”
“Mei Ling!上校怎么了?”
“我不敢相信!”
“发生了什么?”
“Snake,上校——”
屏幕又一次因为信号干扰而中断。Snake嘟囔着刷新频率,但是这次出现的是一张新面孔——
国防部长Jim Houseman。
“Roy Campbell已经被撤职了,”那个男人说道,“现在由我国防部——”
“我知道你丫的是谁!让上校回来!”
“他犯了泄漏最高机密的重罪,我已经下令将他逮捕了。”
“胡扯!”
“是的,他一直就在那儿胡扯。他一直对自己的指挥官职务深信不疑。”
“你他妈的畜牲!”
Houseman几乎笑了出来。Snake感觉得出来这家伙正乐在其中。“决不会有半点蛛丝马迹留下的。我确定总统也希望如此。”
“这一切是总统的命令?”
“总统可是大忙人。我在这儿有绝对的指挥权。”
“你想怎么对媒体解释发生在阿拉斯加的核打击?”
“哦,我们早已经安排好了令人信服的故事。我们会说是恐怖分子误引爆了一枚核弹。”
“你会杀了这边所有人的,包括科学家还有基因士兵……”
“反正DARPA局长Donald Anderson,已经死了……”
“就是说你本不希望他死?”
“他是我的朋友。”
“那么剩下的人就无所谓了,是吧?”
“嗯,要是你打算把数据光碟给我的话,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马。”
“你在说些什么?”
“Metal Gear的实验数据!本该由Anderson带回来的。应该在Baker手上。”
“不在我这儿!”
Houseman斜撇了他一眼,他不敢确定Snake说的是不是实话:“好的,没关系。反正你和你的兄弟都是七十年代遗留下来的黑历史,我们国家不可告人的秘密。你们本就不该活下来的。哎呀呀,炸弹就要到了,我想你们就趁这段之间把旧账都了了吧。永别了,Snake。”
说完,CODEC通信就断了。Snake抬头看了一眼Liquid,后者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早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切。
“我们已经再无回头的机会了。就让我们在空袭之前了结这一切。”他伸出一根手指指着Snake,大声吼道:“你抢走了我的一切!只有一死方能泄我心头之恨。只要你死了,我就能夺回本应当属于我的一切!”他指着Meryl继续道,“她将成为我们决战的祭品。你看到她身边的东西了吗?”
Snake再次转过身,这次他注意到她的胸口绕着一圈电线,而电线的另一头通向一个黑色的盒子。很显然,那是一枚定时炸弹。
“那就是我们决战的时限!”Liquid猖狂地说道,“要是你赢了,或许你还有机会英雄救美,享受最后的浪漫时刻。”他又伸手指向他们所站着的平台边缘,“要是你过了这条线,你就会摔下去。在此等的高度下,即便是你也必死无疑。”
Snake朝着边缘走近一步,然后朝下望去。尽管Metal Gear并不是稳稳地站立着,但是这样的高度仍然容不得半点大意。只要掉下去,他绝对会摔得万劫不复。
Liquid举起拳头,摆好搏击姿势。“来吧,兄弟。开战的号角已经响起,让我们上场吧。”
Snake也摆好架势,一场赤手空拳的战斗即将开始。Snake对Liquid的技术一无所知,不过Liquid也不会知道他一直是Miller教官的搏击班里的佼佼者。
两人不断地在平台上绕着圈,双眼紧紧盯着对手。接受过的训练让他们能够完全摒除外界的噪音或是干扰,此刻,他们不再是在Metal Gear的顶部,而是在拳击场上。不同的是,这个场地上没有观众,更没有四周的绳障——有的只是跨出一步的毁灭。
Liquid首先采取攻势,一个直拳击向Snake的面堂。他迅捷的速度让Snake几乎来不及格挡。尽管他最后还是挡下了那一击,但是Liquid的拳头还是击中了他的下颚。Snake后退一步引诱Liquid进击,这是他转守为攻的策略。就在Liquid倚身出拳的瞬间,Snake扬起右腿踢中他的肋骨。被击中的猎狐犬指挥官因为冲力而踉跄向后。而Snake并没有因此而中断反击。他跃进一步,准备使出他招牌式的连环拳加回旋腿。但是Liquid并非如此不堪一击,他的身手让Snake大吃一惊,一记下勾拳让他根本无法招架。
双方你来我往了好几个回合,在这场意味深重的搏斗中互不相让。很快,他们就已经能够预计对手的下一个动作,战斗进入了相持阶段。
Snake知道自己必须得在轰炸开始之前结束战斗,并带着Meryl和Otacon逃出去。现如今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的了。他果断地踏前一步,拧转身体准备使出一招回选踢。但是Liquid抓住他的脚踝,抬手一拧,将他摔在平台上。Snake还没来得及翻滚回避,Liquid就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在经历了之前的一切之后,这一脚所造成的痛苦就显得更为剧烈了。然而Snake强迫自己忽视剧痛,抓住Liquid的小腿以阻止他。Liquid使劲猛拽想挣脱,但是Snake紧紧抓住不放手。最终Liquid因为失去平衡而跌倒在地,给了Snake跳到他身上的机会。他以能够一下放倒普通人的力量左右拳轮番重击,但是Liquid居然都承受了下来。Liquid趁着Snake停下来查看自己所造成伤害的时机将他从自己身上甩开。Snake一路跌向REX顶端平台的边际,他竭尽全力想止住下滑的趋势,但是还是滑下了平台的边缘。
他抓住了此刻能够把握的唯一一样东西,那是REX平坦头顶的外沿。Snake挂在那儿,尽力甩动双腿好让自己爬上安全的地方。
Liquid此刻站在他头顶上方。“永别了,兄弟。”说着,他抬脚踩在Snake的右手上,碾压着他的手指。撕心裂肺的痛苦顺着手臂不断爬升,Snake不得不放手。
现在Snake只手挂在平台边缘,绝望地在边沿下方寻找着一个能让他搁手的地方。接着Liquid再次抬起脚踏在他的左手上。
靠着腾出的右手,Snake一把抓住了Liquid的脚踝。他全力用拇指掐在Liquid脚踝上最柔软敏感的部分——阿喀琉斯之踵上。就像是应了那个神话故事,Liquid痛苦地尖叫起来,同时松开了他的脚。Snake终于得到了一个重新爬上巨兽顶端的机会。
“他妈的!”Liquid大声吼道。他冲向自己的对手,但是被Snake轻松地躲开。这个破绽让Snake找到机会紧握双拳,重重地捶在他的后背上。“啊!”Liquid的喊叫表明了这记重拳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很有可能打断了他的脊椎。Liquid摇晃着向前迈出一步,想要缓解一下后背的疼痛。然而Snake紧接着扬起膝盖击中他的喉咙,然后一把拽住Liquid那一头金发。
Snake抬起拳头,向后张开臂膀,竭尽全力朝着他兄弟的面庞挥出一拳。
Liquid蹒跚后退,一直来到了平台的边缘。他的瞳孔因恐惧而突然放大——他的双脚被边沿绊住了。Liquid像所有失去平衡的人一般疯狂地挥动双臂,然后张嘴叫喊起来。他瞪着Snake,眼神恳求着救助。
有一瞬间Snake几乎下意识地想伸手去救他的兄弟,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这么做。
最终地心引力战胜了一切,猎狐犬的指挥官惨叫着从边缘翻落下去。之后传来的一声闷响意味着没有任何突出物阻碍了这一自由落体。现在,Liquid的身体像一个布娃娃一般,一动不动地躺倒在实验室的地板上。
现在Snake关心的事只剩下了Meryl。他跑到她的一侧,检查缠绕在她身上的定时炸弹。
“Meryl?”他轻轻拍打着她的脸颊,“Meryl!醒醒!”
低声地呢喃传来,她的身体微微颤动。她还活着!
“Meryl!”
“嗯……Snake?”她以沙哑的声音回应道。她的眼睑微微仰起,试图将瞳孔集中在他身上,“Snake?!”
“Meryl!”
“Snake!你还活着……!谢天谢地!”
“别动。先让我把这个搞定。”
她在看到那些线的时候倒抽了一口冷气。
“别动。”Snake接通CODEC,“Nastasha?在吗?”
“是的,Snake。”
Snake握住手腕,好通过CODEC传送整个炸弹的图像:“能看见吗?”
“嗯。”
“我该怎么做?”
“这应该是颗定时炸弹。上面有现实读数吗?你还有多少时间?”
“我不知道。没有任何显示屏。”
“好吧。我认识这种引信。仔细听好了,你能看见四根不同颜色的线吗?CODEC的图像不够清晰,我说不上它们的颜色。”
“这根是红色的,这是蓝的,那两根是绿的和黄的。”Snake分别指给她看。
“OK。别碰那根蓝色的。我现在要你慢慢的把绿线从盒子的接口里拿出来,注意别让接头碰到别的线。”
Snake照做了。
“现在你需要把这个东西弄短路了。你有电子干扰手雷吗?”
“有。”
“你需要就近引爆。让Meryl把眼睛遮上。虽然不会有爆炸,但是碎片还是可能伤到她的眼睛。”
“听到了吗?”他问Meryl。
“嗯……”
Snake环视四周,方才注意到自己的潜入服就被放在她的身边。他拿起衣服,盘绕在她的头上。
接着他打开口袋,掏出一枚电子干扰手雷,将它放在炸弹边上:“你确定有用,Nastasha?”
“相信我,Snake。要是绿色线还连着的话,这样做确实会引爆炸弹。但是现在干扰手雷只会影响它的感应系统,就像它之于监控摄像机一般。”
“但愿如此。”
他拉开保险拴,向后退了几步。爆炸的响动让Meryl惊叫了一声。Snake快步走到她身边,将衣服从她脸上拿开。
“我很好。”
“谢谢,Nastasha!”Snake切断通信,俯下身想去亲吻Meryl,但是他最后还是只在她的唇上轻轻触了一下。作为回应,Meryl将他的头搂在怀中。Snake不得不挣扎着摆脱她的怀抱。
“Meryl,没时间了。让我把这些线给你弄下来。”
在解开缆线的过程中,他隐隐约约地听见飞机的声音。由于他们现在在地下,根本无法估计它们的距离。
没过多久,远处爆炸的震动就传了过来。
“见鬼,轰炸开始了!”他扶起Meryl,她之前受的枪伤已经被包扎妥当了,但是她虚弱的身体还不能奔跑。“Meryl,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这就是你想说的?”
Snake抿了抿嘴唇:“Meryl,我知道你一定吃了不少苦。”
“还不算太糟。至少刑讯也没能让我投降。”
“他们对你用刑了?”
“还有更糟的。”说完她将手放在他的唇上,示意他不要开口,“但是我也在战斗,和你一样。”
他摇摇头:“你真是个坚强的女人。”
“只有战斗才能让我觉得……更贴近你。就好像你一直在我的身边。它给予我坚持的勇气。但是……我也因此遍体鳞伤。”
“我很抱歉,Meryl。”
“别那么说。”
“我想——”
“但是我从中明白了一些事。当我忍受着痛苦与屈辱,我的心中唯一确知的……就只有一个希冀,而就是这个小小的愿望……支持着我挺过来。”泪水盈满了她的眼眶,“Snake,我只想再见你一面。”
“Meryl……”
CODEC很不是时机地响了起来。是Otacon。
“Snake!看来你已经搞定REX了!”
“Otacon,告诉你个好消息……Meryl平安无事。”
“太棒了!”
“但是我还有个坏消息。我们很块就得被炸上天了。”
“我能听到。我想我们大概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有办法逃出去吗?”
“逃出去?恩,还是有的。你可以走装载隧道上到地表。你附近有个停车场,从那儿沿着隧道就出去。”
Snake俯瞰实验室一片狼藉的四周:“你说的是前面的那扇门?”
“不是。是那扇门西边的一个小入口。”
“那安保系统呢?”
“我刚刚将门解锁了。你以为我是谁?”
“那你呢?”
“我?我会……会留在这儿。”
“Otacon,虽然这地方很牢固。但是他们用的是核钻地炸弹,就算是这儿也顶不住的。”
“我不能再为过去而自怨自艾了……你知道,生活并不只意味着失去!”
“Otacon,别做傻事!”
Emmerich博士接着说了下去:“好吧,Snake。我现在很充实,我想我已经找到了活着的意义。我们在地下工事见。那就在装载隧道的出口边上。好歹我们还能救出那些人质。”
“你一个人过的去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祝你好运!”
“谢谢。”
“谢谢?听起来不错!”
说完,他切断了通信。
“他在哪儿?”
“他正在战斗……和过去的自己战斗……为了成为他心目中真正的男人。”
“他也在为我们战斗?”
“是的,我们总不能让他的辛苦白费吧?”
又一声爆炸传来,这次更接近了。“看来现在已经不是多愁善感的时候了。”
“真不妙。看来我们得出发了吧?”
他牵着Meryl的手,帮她爬下那堆曾以Metal Gear之名为人所知的废墟。Snake的脚步在他兄弟的尸首边短暂地停下,Liquid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已经没有了任何活着的迹象。他们俩长的确实太过相像了。他们分享了同样出众的生理特征,比如那张让女人着迷的,尖刻而线条分明的嘴。
“该走了吧?”Meryl问。
“嗯。”Snake喃喃道。
他们转过身,远远甩开那些曾让Snake怀疑他整个人生的可怕记忆。从他还只是一个孩子时起,他就一直觉得自己与那些同龄的孩子不同:他没有双亲,一直由一群“导师”教养长大;他从小就开始接受作为一个战士的训练。但那些并不是最困扰他的问题。
他一直觉得自己不正常。
就好像自己是混迹于人类世界中的一个外星生物。
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24章完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aa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