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剧情 >

MGS官方英文小说翻译(8)

时间:2009-07-05 05:14来源:MGCN 作者:brightxy 点击:
Chapter 8 机械忍者发动了攻击,他挥舞着高频武士刀向Snake突刺过来。他像光那样迅捷,Snake好不容易才勉强地闪躲开去。尽管如此,刀锋还是划开了Snake左臂下方的战斗服,在肋旁留下一道血痕。伤口的一阵疼痛刺激了

Chapter 8
机械忍者发动了攻击,他挥舞着高频武士刀向Snake突刺过来。他像光那样迅捷,Snake好不容易才勉强地闪躲开去。尽管如此,刀锋还是划开了Snake左臂下方的战斗服,在肋旁留下一道血痕。伤口的一阵疼痛刺激了他的肾上腺素分泌,将他之前对这次任务的轻视一扫而空。
这家伙是谁?这出戏里不应该有他的份。
一眨眼间,忍者又挥舞着长刀发动了攻击,锐利的剑封将行进路线上的一切斩成碎片,不论是木头、金属或是混凝土。假如他再接近一寸,恐怕Snake的一条胳膊或者是脑袋,就得落地了。
Snake成功的转过身,跃上一个四英尺高的板条箱。他的行动使得忍者愣了一愣,而这一点点的间隙已经足够他发动一次攻击了。他迅速地连扣扳机,向忍者发出一连串的子弹,但是他居然用武士刀将子弹无一遗漏地弹开!
Snake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这个怪物能够达到超越常人数倍的速度。
他切换到连射状态,将一个弹夹的子弹全部倾泻出来,但是被忍者尽数打落。即使有几颗漏过了刀锋,也不过像玻璃球一般在他的强化骨骼上弹开去。
“枪械不是战士荣耀的武器,”忍者说道,“它们太慢了。”
Snake在刀锋挥向他的瞬间,纵身一跃,抓住了一根较低的横梁。他将双腿荡起来,钩住横梁,刀刃在同时划过了他原来所在的地方。忍者试图从地面上砍击他,但是他不够高,于是他纵身跃起六尺余高。Snake在刀刃再次与他亲密接触之前跳落在一堆木箱上,着地的撞击将上层的许多木板撞成了碎片。他试图移动,但是板条卡住了他的腿。
忍者举起刀,冲了过来。Snake猛地一踢,将箱子的一侧踢穿一个大洞,木料的碎片像导弹一样直飞向机械忍者。武士刀在一瞬间将木片都斩成了粉末。这短短的一个迟疑给了Snake拽出腿的时机,他一个空翻,然后稳稳地落在地上。
忍者跌跌撞撞地向后退去,双手紧紧抱住他的头。
“好痛……”忍者发出呻吟。他全身一阵振颤,然后像一只刚从水里爬出来的狗一般甩动身体。突然红色的感应器在一次对准了Snake,接着他举起了长刀:“痛苦……让我相信自己的存在。”
他再次发动了进攻。
Snake没有再在战斗上浪费时间,他必须发动袭击。它需要一个完全不同的策略,他先得找到一个能够提供几分钟掩护的地方。他收起手枪,一个空翻躲过刀锋,而忍者则因为惯性一刀砍在了地上。Miller教官曾经教过他用墙,或者其它固定的物体作为跳板——从一个地方快速地转移到另一个。Snake像一个弹球一样,在墙面上一蹬,然后跃过了忍者,在空中完成了一个体操回旋。三秒钟后,他已经跑到了一个库房的后面,背贴着混凝土库房壁在那儿深呼吸。
Snake下意识地给SOCOM换上弹匣,然后打开CODEC求援:“有什么对付这家伙的建议吗?”
“等等,Snake。我们正在想。”上校答道。
等等?他在开什么玩笑?
Snake闭上双眼,屏息倾听周围的声息。忍者的动作安静而轻盈,Snake能不能够在对方接近的时候听到呢?他听到的只有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他已经很久没有对付过这样难缠的情况了,也许他还没有进入状态。
打住,Snake停止了他的遐想:我当然已经找到状态了,只不过是这个忍者拥有超人的能力。

他突然回忆起了Miller教官的教导:将对手的强大抛到一边,别用他与自己作比较,用别人的能力来对照自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真正重要的是信心、积极的态度和在战斗开始之前对胜利的预见。
说起来容易。
Snake终于还是无法忍受这样的死寂,来到了库房的边沿,他向储藏室探头望了一眼。他唯一看到的就只有坐在吊灯和蒸气管下面的Baker。忍者已经不见了。
他是不是又用隐形迷彩隐蔽了起来?是不是他就潜藏在眼前,但却看不见?
Snake拧开了热能探测仪的开关。Baker身体发出的热能清晰可见,但是已经越来越弱,他支撑不了多久了。他必须过去跟他谈谈,不然就来不及了。
这里已经没有别的热源了。
Snake悄悄地从库房后面探出身子,慢慢地向储藏室接近。他环视四周,但是没有半点忍者的踪迹。这家伙应该是溜了。
看来他没有想象中那么意志坚定。
Snake走向Baker,但他突然停下了迈开一半的脚步。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周围确实有别的人。他的直觉告诉他危险就在眼前,这种直觉是一种源自基因的本能,但事实上在经受之前许多年的创伤后应激障碍(译者注: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简称PTSD)以后,他已经变得更为理智了。他在猎狐犬里参与过的任务已经在他心底深深地烫下了烙印,也使得他选择了隐居阿拉斯加雪原寻求内心的平静。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去摆脱伴随着PTSD而来的幻觉、偏执症和精神上的迷惘无措。但是他的康复过程也同样带给了他常理无法解释的特殊意识,他能够挺得更清晰、看得更远、反应更敏捷——尽管他并不相信第六感这种东西,Miller教官却说他已经获得了这种能力。
确确实实还是第六感救了他一命。当他站在仅仅离Baker十五英尺远的一堆货箱之间,Snake突然意识到头顶的一阵呼啸。他在电光火石间向天花板瞟了一眼,然后下意识地在强化骨骼落在他的头上之前跃到了一边。
机械忍者居然爬到了横梁上,企图从上方袭击他的猎物。但是他失败了,不仅没有命中Snake,反而脸朝下落在了地上,被轻微地震晕了。
Snake抓住这个空档跳了过去,向着忍者的头就是一记重踢。他的脑袋抽动着向后退去,好像经受着不寻常的剧痛。Snake拧过身子准备他的下一次旋踢,但是这次忍者抓住了他的脚踝。忍者使出令人难以想象的怪力将Snake掷向一堆货箱,就好像他不过只是一只家猫。接着忍者站起身子,抽出武士刀指着Snake。他向前迈了一步,好让刀尖顶住Snake的喉结。
“你到底是不是我的敌人?”
Snake被这一摔弄得晕头转向,只好无助地躺在地上,看着这个家伙,等待着必然来到的终结。但是他突然意识到对方问了他一个问题。
“我不是你的敌人。”他摘下热能探测仪,好让对方看见自己严重的真诚。
忍者犹豫了,他的红色的感应器忽亮互暗地一阵闪动,然后他收起了长刀。再一次,忍者抱住了他的头:“这种疼痛……我不知道……”
忍者转身走远,好像刚刚从一场恶梦中醒来,不知道自己的所在。
“等等,”Snake喊道,“我可以帮你!”但是忍者拔腿便跑,没等Snake站起身子就已经消失不见。“该死,他太快了。”
Snake再没有去追那个痛苦中的家伙,他停下脚步,掸去战斗服上的碎片。尽管他不认识这个忍者,但他觉得似曾相识。
没时间再想这些了,忍者很有可能会再次出现,现在他的首要任务是Baker。
Arms重工的总裁已经失去了意识,但是至少还有呼吸。“Baker?”Snake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能听见我说话吗?”
Baker呻吟着抬起他的头,喃喃道:“你是谁?”
Snake从装备带上取下水壶,拧开盖子,然后给他喝几口:“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
“谢谢,”Baker说道,“你是……五角大楼的人?是Jim派你来的?”看来水让他恢复了一些力气。
Snake拿开了水壶:“Anderson已经把起爆密码供了出来,你呢?”
Baker缩了一缩,看向一边:“我……我也说了。”
该死!
Snake真想揍他一顿:“那么恐怖分子已经获得了两组密码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已经能够在任何时候发射核弹了!”
“他们对我……用刑……但是我抵御了Psycho Mantis的读心术。他们……在我的大脑里……植入了芯片,每一个知道密码的都有这个。”
“DARPA总裁也有?”
“是的。”
“但是Anderson说是Psycho Mantis读出了他的密码,这怎么回事?”
“我……我不知道,我快不行了……”Baker迷惑地摇了摇头。
Snake蹲在他面前:“听我说,好吗?既然恐怖分子已经获得了两个密码,那密码卡在哪里?那个可以忽略起爆密码的卡,不在你手上吗?”
他再次摇了摇头:“不……我把它们……给了一个女孩……一个士兵,她还只是个小姑娘……刚来这个基地……我相信她……我把它们给了她。因为她没有参与叛变,所以他们把她关了起来。我希望她现在还好。”
Meryl
“我想也是。她就是嫩了点,然后还对人粗暴了点。”Snake不知道在她被投进监狱的时候卡有没有被搜走,看来他还得去找她一次。
“你有……CODEC?”Baker微微笑了一笑,“她现在也有,她……从一个守卫那里偷来的。她的频率是……2.63。但愿他们……没抓住她。”
“我想她现在很安全,Baker先生。我会找到她的。你能告诉我一些关于恐怖分子的事吗?我知道Liquid是首领,那么谁是副职?Revolver Ocelot?”
Baker一阵咳嗽:“Ocelot……他对我用了刑,这个混蛋。他很重要,……但是副手……是Decoy Octopus,然是我不知道,他好像碰上了什么事。”
“什么意思?”
“Octopus一直在Liquid身边,但是……他不见了。他应该是被……派去完成什么任务了……或是别的。小心那个女人……叫做Wolf的那个。”
“Sniper Wolf。”
Baker点点头。他再次咳出一口血来,殷红的液体顺着他的下巴淌下来。
“告诉我,如果密码卡不管用,还有什么阻止核弹发射的办法?”
Baker点点头,又咳了一阵:“Otacon,找到Otacon。”
“谁?”
“那是他的代……代号。Hal Emmerich,Hal……Emmerich博士。他是研究团队的主……主设计师……Metal Gear REX计划。如果有人……能阻止Metal Gear发射的话,那就只……只有他了。”
“他在哪儿?我怎么才能找到他?”
“他……他现在也被囚禁了。”
“哪里?”
“我想……应该在核弹头储存大楼里。”
Snake曾经研究过这个基地的布局,而这是整个基地的主要建筑,也是恐怖分子最有可能当作要塞的地方。“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个是什么?那个忍者。”
“忍者?哦……”他又咳嗽起来,“这是猎狐犬的一个小秘密。”
“嗯?”
“一个实验性的基因战士。去问……问Hunter博士。”Baker又一阵剧烈的咳嗽,口中溅出的鲜血染红了他襟前的一片。显然他已经受了不能再多的严刑拷问。
“好的。放松,Baker先生。现在让我来看看怎么把这些C4给你弄下来。”Snake检查了一下引线,然而Baker却摇起头来。
“算了。忘了它吧。我快不行了。别浪费时间了。”
Snake知道他是对的:“对不起,Baker。”
“没什么。走吧。”
“Baker,你们为什么要接手这个该死的Metal Gear计划?”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没有被登记在案的核资源。任何小国家……甚至是恐怖组织能够很容易地获得核能力。我们……我们美国……想要维持我们的威慑政策……就必须要……有压倒性的力量。”
“这太疯狂了。”
“我的公司……Arms重工……我们不得不将Metal Gear发展成为一个……一个影子计划。”
“影子计划?”
“由……由五角大楼的‘影子预算’提供资金的秘密计划。这样的话……那些婆婆妈妈的自由主义者就不能干扰他们了。不论如何……Metal Gear本来将在这次试验结果出来之后……被正式接管。”
“好了,我不是来听你说这些废话的。”
“好吧……在……在我的裤兜……里面。”Snake把手探了进去,找到了一张计算机磁盘。“这是你……你要找的东西,数据光盘。”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
“这是你需要给Jim的东西。这是……唯一的……数据拷贝。”
Snake将磁盘塞进装备带的一个口袋里。“什么数据?”
“所有……演习里的数据。相信我……Jim要的就是这个。”
“Jim?Jim Houseman?我接手的是Campbell上校的指挥。我一点都不知道什么……”
“听我说!”Baker剧烈地咳嗽,呼吸已经非常短促:“你必须……阻止他们。如果……让公众知道……Arms重工就要……就要完了。”
“为什么?Metal Gear用的是既有的技术,难道不是吗?”
“是的……Metal Gear的确如此……但是……”他突然咳嗽起来,鲜血喷溅而出,接着他的开始身体剧烈地颤动、双眼翻白、发出痛苦的呻吟。
“怎么了?”
“不!这……不可能!”
“发生什么了,Baker先生?”
“五角大楼这群……狗娘养的!他们……居然……用了这招。”
“你在说什么?”
“他们利用你来……来……”
Baker整个身体一阵痉挛,然后归于僵硬。随着他呼出肺里的最后一口空气,他的身体也变得没有了生气。Snake伸出手去查看他的脉搏,已经没有的跳动。
“上校?你在听吗?Baker死了。”
Hunter博士开口了:“看来他受了太重的刑。会不会是心脏病?”
“我想是的,”Snake道,“就像Anderson。”
“好吧,看来没有尸检我们是不会知道原因了。”
“那个该死的忍者是什么东西?你知道吗?”
“我想我没有足够的信息,Snake。”
“猎狐犬的一个成员?”
“不。”
“你确定?”
“我们的编制里没有这么一个家伙。”
“上校,你在那儿吗?”
“是的,Snake。”
“好的,Baker说的是什么意思?五角大楼跟这些事有什么关系?”
“Snake,现在不是时候……”
“见鬼,上校!我的性命都悬在这儿了,你到底对我隐瞒了什么?”
“我不能透露机密给你,Snake。对不起。”
“很好。那Decoy Octopus怎么了?Baker说他不见了。最近二十四小时有任何离开这个岛的纪录吗?”
“没有谁离开过这个岛,Snake。Octopus肯定还在这儿。记住,他能够假扮任何人,他是伪装的高手。”
“谢谢,上校。还有什么箴言吗?”
Campbell犹豫了一下,答道:“Snake,我希望你能找到我的侄女,和她并肩作战。”
Snake用他最嘲讽的语气问道:“她值得信任吗?”
“Snake,至少她比我可靠。”
“但愿如此。上校,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想我会知道你不能告诉我的是什么。但是我有种预感,这绝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上校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第八章 完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aa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