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 > 剧情 >

MGS官方英文小说翻译(9)

时间:2009-07-05 05:14来源:MGCN 作者:brightxy 点击:
Chapter 9 Snake研究了一下CODEC上的航拍地图,核弹头储存大楼是一栋独立的建筑。他必须回到一楼的坦克仓库,然后通过出口出去。在这两幢建筑之间是一个狭窄纵深的溪谷。没人知道外面会有什么防御措施,但是有一点

Chapter 9
Snake研究了一下CODEC上的航拍地图,核弹头储存大楼是一栋独立的建筑。他必须回到一楼的坦克仓库,然后通过出口出去。在这两幢建筑之间是一个狭窄纵深的溪谷。没人知道外面会有什么防御措施,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一定很很寒冷。Snake不得不感激Hunter博士的针剂,而唯一值得担心的就是这到底能够持续多久。
该抽根烟了,纵使他对士兵身上缴获的这种烟有多厌恶,他需要一些尼古丁的“滋养”。Snake点起火,因为这味道而身子缩了一缩,接着将调幅拧到Meryl Silverbough的频率。一会儿以后她回复了,她带着面罩的脸出现在CODEC的小屏幕上。
“是谁?”
“你是上校的侄女Meryl,没错吧?”
“我在问你话呢!”
“我叫做Solid Snake。”
“什么?传说中的Solid Snake?”
“是的,我给你的伯父干活。”
“他说他派了人来,可我不知道会是你。我还以为你已经退休了。”
“我是退休了,我只是来这里找找乐子。”
“那个是你吗?在监狱里。”
“嗯。”
“不好意思丢下你不管。毕竟当时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万一你是他们一伙的。你看上去像……”
“我知道。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安保系统的腹地,我知道如何去搞定库房的货运大门。那玩意儿需要五级的安保卡,但是除了恐怖分子谁也不会有这东西。我想你是想去别的地方吧?”
“当然。”
“那么你就必须得有我的帮助了。你自己是绝没有办法打开那扇门的。”
“我不知道,不过我对门这种东西还是很在行的,当然窗也是没有问题的。”
“先生,等您找到安保系统的时候,估计他们已经发射核弹了。”
Snake愣了一愣:“那么告诉我,Meryl,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儿根本不像是一个核武销毁基地。”
“当然不是。叔叔没有告诉你什么吗?”
“显然不够。”
“这里是隶属于Arms重工的一个傀儡公司,以民用基地的名义,开发Metal Gear。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吧?”
“再熟悉不过。”
“这次是最后测试的一部分。你知道的,在最后交付五角大楼之前。”
“我不喜欢这些玩意儿。没有哪个政府应当围着Metal Gear傻转,他们会搞砸的。”
Meryl笑了:“作为一个前猎狐犬,你还真够搞笑的。”
“那么其他的人质都在哪?这个基地应该还有其他雇员了吧。”
“我不知道。他们都被逮了起来,关到了不知什么地方。其中有一些接受了审讯,还有的被洗脑了,我也不知道……”
“Baker告诉我他给了你三张用来阻止发射的卡。在你那儿吧?”
“他只给了我一张,并不是三张。”
“是吗?那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但是至少这张还在我手里。”
“那看好它。你是怎么保住它不被守卫搜去的?”
“呵,女人总有些藏东西的地方的。”
Snake快要笑出来了:“你知道Emmerich博士吗?”
“嗯,他设计了新的REX。不错的家伙。”
“他在哪儿?”
“可能在核弹头保存大楼的实验室。就在溪谷的北边。你带上雪地靴和防寒大衣了吗?”
“是的,小姐。我回去找到他的,如果我们没能及时阻止他们启动,也许他能告诉我们怎么让这个该死的东西停下来。”
“你不可能一个人搞定REX的。”
“这活我以前做过。等会儿再联系。帮我把门打开,等回去的时候我会奖你个冰淇淋的。”
“哦,等等。给我几分钟。在坦克库等我,我和你一起走。”
“算了吧。Meryl,你没有足够的作战经验。你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在我搞定这一切之前,小心不要再被逮住。到时候我们再一起逃出去。”
“哦,我对之前的事很抱歉,还有我的枪。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只是不知怎的扣不下扳机而已。这种事在我的训练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只是当我想到这颗子弹会撕裂某个士兵的血肉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犹豫了。”
“瞄准训练靶射击和对着一个活人开枪之间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当我还只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就梦想成为一个战士。我一直就在训练自己,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参与一次真正的行动,但是现在……”
“你打算放弃了?”
“我不能放弃!”
“听者,Meryl。初次杀人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次痛苦的经历。更糟的是,世界上有些事偏偏是越做越顺手,而这还正是其中之一。在战场上,人类本性中最丑恶的一面被完完全全的显露出来,当你置身其中,这一点点的罪恶会被很快地遗忘。你只是对高强度的战斗还有点紧张。放松点,等你血液里的肾上腺素浓度降下来就没事了。”
“这些我在军校里都学过。”
“这些以后再说。现在开始,你需要关心的就是怎么让自己活下来……当然也别妨碍我。”
“伯父说得没错,你的确是个混蛋。”Meryl说道,“我知道我在这该干些什么。我有用着呢。”
“不必了,我一向独来独往。我可不希望辜负你伯父的嘱托。”
Snake几乎能够感觉到她在话机那头嘟起嘴的样子。她不管怎么说还是太年轻没经验了,跟何况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根本不知道到底有多危险。
她摘下面罩:“好吧,Snake,。我还是当一个乖乖女吧。我想我会帮你把库房大门打开的。”
他对她模特般的相貌吃了一惊。对于这一点,他根本就没有想到。
“怎么了?”她注意到了Snake的沉默。
“没什么。只不过是……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
“这不是战士的眼睛。”
“哦,对。是菜鸟的眼睛,嗯?”
“不,它们很美,一双充满怜悯的眼睛。”
“欧,这就是传说中的Solid Snake?你想让我为你倾倒吗?”
Snake冷笑了一声:“别担心。等你了解我以后就不会这么想了。恐怕传说是靠不住的。等会儿再联系,待在那儿别乱跑。”
Snake切断了联系,然后走进了电梯。他按下一楼的按钮,接着躲在一侧好让自己在门打开的时候不被看见。周围没有什么声息,于是他警惕地溜出电梯,靠住边上的墙壁。
坦克库跟他离开时几乎没什么两样,除了一件事——一辆Abrams坦克不见了。


巨人站在溪谷一侧突出的冰岩上,盯着坦克库所在的大楼。那扇大门还没有打开。
溪谷的尺寸大约跟一个美式橄榄球场那么大,位于库房和核弹头储存大楼之间,方圆一百码。大雪依旧纷纷扬扬地落下,在一片宁静的溪谷中积下至少两英寸厚的雪。然而按照天气预报,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还将有几场暴风雪。不过至少在现在,这里还是保持着影子摩西最原始的气息。作为衔接俄罗斯和阿拉斯加的阿留申群岛的一部分,这里的恶劣气候是司空见惯的。
巨人质疑为何美国政府会选择在这么一个偏僻荒凉的地方建基地。但这并不是政要和军方那群小丑考虑的问题。尽管他生在美国,但他效忠的是俄罗斯,因为他曾经在这个国度工作过许多年。自从苏联的解体,他就沦为了一个佣兵。“新”猎狐犬就是再好不过的一个雇主,至少他能有活干……马上。
一只黑色的大鸟盘旋在冰岩周围,最后落在了巨人的肩头。Vulcan Raven将手放进口袋,掏出一把风干的水果。他将这些举到渡鸦面前给它喂食。虽然它更倾向于腐肉,但是这只大鸟还是张开喙吃了起来。
“耐心些,我的朋友。”阿拉斯加原住民开口了,“时候快到了。很快敌人就会从那扇门里出来了。我们马上就能和车子里的战友们一起体验一场战斗了。先祖会为我们今天的胜利骄傲的。”
Vulcan Raven低头看着溪谷中的M1 Abrams,两个炮手已经就位。他们只是普通的基因士兵,只希望能尽可能的远离外边寒冷的环境。不过这种气候对Raven来说不算什么,在这点上,他得天独厚的因纽特、印第安混血血统使他可以在低过冰点的环境里生存数天。同时,他壮硕的体魄也能给他提供更多的温暖。他随意地漫步,呼吸着充满力量的气息。
“我想我们该下去了,你说呢,我的朋友?”他问他的大鸟。渡鸦咽下水果干,仰头嘶叫了一声,然后振翅在他的头边盘旋。
巨人像拿玩具枪一般拎起他的二十毫米M61A1火神机关炮,然后架在肩上。在下去之前,他伸手轻抚自己额头上的胎记。年长的萨满们从他懂事起就告诉他,他生就命运的记痕。爱斯基摩人和印第安人都供奉渡鸦,而他自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就带着皮肤上的这个鸟状记号。这个巨人身上大多数的神奇力量都来自于这个胎记。当他兴奋起来,比如说在火热的战斗中,这个痕迹就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超乎人类极限的巨大力量。但是Vulcan Raven并不是只靠身材与胎记来震慑对手,它巨大的身躯从头顶到脚趾都遍布着临摹自史前印第安遗迹中雕刻的纹身。从那些周转虬曲的回路中,Vulcan读出了嘲讽,原来那些古老的萨满早就预见到了电气时代的来临。
“走吧,朋友。”
渡鸦随着纵身跃下的巨人缓缓降下。


Snake冒险前进了一段,突然意识到左边的过道上有一个基因士兵。他停下了脚步,祈祷那个家伙并没有注意到他。尽管他的作战服可以很好的融入这样阴影遮蔽的环境,但是稍有移动就会暴露他的位置。(Snake只能希望他的作战服真如预期的那般。)
守卫又沿着过道走了一段,停在扶手边,然后点起了一支烟。
这小子没发现我,很好。
Snake等着守卫转过身向另一个方向继续巡逻。在他背朝向Snake的瞬间,Snake立刻跑到墙边,离开了他的视线。
Snake悄悄地接近金属扶梯。他打算先摆脱这个守卫的干扰,然后确认是否还有别的守卫,在这些前提下安稳地等待Meryl替他打开库房门。
但愿Meryl如她所说的那样在行。
他蹑足走上楼梯,匍匐在最上层的几级台阶上,而那个守卫也正慢慢走近。他仔细的谛听着渐渐临近的脚步声,六尺……四尺……两尺……
Snake跃身抓住守卫的脚踝,然后狠狠一拽。士兵背朝下跌倒在金属的步道上,发出一声轰响。Snake迅速跳上平台,在他的脸上踩了一脚,接着又在他脑袋的一侧揣上了一脚,直接将他送入梦乡。
他居高临下环视四周,整个坦克库再没有别的动静了。他低头看到坦克的辙痕一直延伸出了库房门,很有可能这个铁家伙就在外边等着他。
他走下楼梯跑向出口,一边接通了Meryl的频率。
“什么事?”
“我在等你。”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快弄好了。”
嵌在墙壁里的机关响了起来,卷帘门同时渐渐升起。一阵寒风立刻卷进了库房。
“怎么样,一级棒吧?”
“有点惊讶。你会做饭吗?”
“我可是西式煎蛋卷的专家。”
“下次我会请你的,现在给我乖乖呆在那里。”
“了解。”她切断了通信。
Snake看了一眼眼前漆黑的甬道,它够高够宽,足以让一辆坦克通过,大约六十尺外的另一头便是一片的雪原。他向前迈开一步……
“Snake!别动!”
是Mei Ling的声音。
“为什么?”
“戴上你的热能探测仪。”
他照做了,透过视镜看到眼前的一切他才明白指挥部的顾忌——一个无法用肉眼看到的红外线侦测装置。这个甬道被平铺开的发射器布满,每根激光以不同的速度上下移动,触动其中任何一根都有可能触发警报,或者是更糟。
上校通过CODEC提醒他:“Snake,我们的专家报告显示,你现在所在的通道被设置了神经毒气机关,你应该能够看到那些触发激光……”
“我看到了,上校。”
“无论如何避开它们,否则通道会被封锁,释放出来的毒气能够在几分钟内让你送命。”
“你总是给我这些动听的消息。”
“我只是给你提个醒,战士。”Snake听出来上校正试着缓和之前他们之间的紧张气氛。事实上他并不在意,他不在乎上校如何指挥,他只希望能在行动之前知道所有他该知道的事,但是上校却从不认同。。对这次行动Snake还有很多无法解释的问题,如果Jim Houseman真的全权掌控这次任务,那看来上校也不见得知道所有的事实。Snake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但他已经不那么相信上校了。
热能探测仪清晰的显示出每一条探测激光。第一道激光的速度慢的可以,只需要等到它以过头顶的时候小心走过就是,不过两尺开外的第二道也不过略比它快一点点,但是它有更不规则的运动方式——不是直上直下,它上去一些,然后下来一点;接着上去一大段,再下来一大截,根本无法预测。Snake不得不站定等到它降到几乎要接近地面,然后在它再次升起之前跨过它。
还有接着三十尺的侦测装置,激光移动的形式变得更为复杂不规则。连到发射器之间的间隔也开始变化莫测,有时一个紧挨着一个;有时又相隔很远,好像是想放松入侵者的警惕。
Snake接通了与Meryl的通信。
“又怎么了?”她装作很不耐烦的样子。
“不好意思打搅你,不过既然你在安保控制室,能不能帮我把这该死的激光给关了?”
“对不起,Snake,我看过了,没有别的办法。我必须要有一张五级安保卡来打开那扇控制室的门。”
“好吧,那我自己来。”
“你能搞定吗?”
“别担心。”
“我决定不待着等你了,储存大楼见。”
“什么?”
“我说过我知道我该干什么。再见!”
“Meryl,我跟你说了,乖乖待着!”
“我变卦了。”
“别干蠢事!”
“对不起,这是我确定自己能否成为一个战士的唯一机会了。我会证明我自己的,到那儿见!”
哦,实在是太好了。
如果她真的知道去那边的路,看来他还得帮她隐蔽。不过首先他得搞定眼前的这个严峻的考验。
Snake仔细地端详了接下来三道激光的运行规律,他必须一口气通过最近的两条激光。它们之间只有一英寸的距离,而他自认没有这么苗条。问题是当一到激光在他头的上方的时候,另一条在他大腿的位置,并且快得不足以让他从中间跃过去。他唯一的方法就是从下面爬过去,但是只有两秒钟的时间让他这么做。
他蹲伏下身子,又确认了几遍运行规律,接着匍匐在地与激光保持平行。当第二道光线一离开地面,他就像一根圆木一般侧向滚了过去,成功通过了前两条激光。而后他迅速站起身,跃过了第三道光线。
还剩下两条。这两条激光交错运行,当一条在顶上时另一条就在底部,然后在中间交会。Snake等到它们分开的时候,像跨栏一般,闪避过这两道光线。
都搞定了。出口外的冷风呼啸,地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从中间趟过去的过程将会缓慢而笨拙,但是他没有别的选择。
而且一辆装备精良的坦克正在雪原的某个角落等着他。

 

第九章完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aaaaa